也谈另类的声音

向下

也谈另类的声音 Empty 也谈另类的声音

帖子  danyang 于 2014-11-28, 07:57

自己曾发出过不少另类的声音,为此常与家人发生争执。
  前年夏天,一位原所里的同事、研究员兼清华大学教授拉我去西郊参加清华大学主办的一次理论圆桌会议,会议就各学科分了不少组。参会者有不少研究员和大学教授,我们那个组还有一位是穿着军装的部队理论工作者,据说还是个将军。很多人的发言把中国现代历史、中共和马克思主义理论批评得一无是处。那个军人最后声嘶力竭地说:“要彻底清算马克思主义!”还有一个自称是经商的人,直接喊出“打倒、、、”的口号。听了这些话,我开始质疑:这哪里是在进行什么理论探讨?!
其实,在国外各大学图书馆都在很重要的位置摆放着多卷多部马克思的著作,很多学者、学生非常认真地在读。文科导师开给学生们的书单往往有不少马著。到自己读博士了,也认认真真地阅读了不少马著(当然以前也读过),而且还中英文对照,找出不少错译之处。尽管马的理论有些错处,但也有不少真知灼见,以致那些资本主义国家的领导都要好好学习,从中吸取一些有价值的理论。马克思主义哪里是可以轻易“彻底清算”的?西方对马克思主义是很宽容,高校里不乏信仰马克思主义的左翼教师。那些必清除马克思主义而后快的人,其不宽容的态度很可怕,我感到了一阵寒意。
  2011年春,国内几个媒体的摄制组为纪念中共建党90周年,跑到英国和其他国家“寻档”。我曾带他们去马克思纪念图书馆、马克思墓、恩格斯故居等处。他们的一个年轻小头头对在英的一位马克思主义学者说:“马克思主义是法西斯主义鼻祖。”她哪里认真研究过马克思主义?她的这个观点不是从老师那里听来的,就是通过媒体得来的。我惊异于她的无知、轻率加武断。后来我才明白,他们来英国,根本不是来寻根、寻档,而是想拿着国家的钱来旅游,来买国外的奢侈品(那天下午安排去马克思图书馆,小头头就很不高兴,说还要留时间去买什么名牌纱巾呢)。
  这样的一些在高校、在研究所、在媒体占据了一定地位和资源的人,在中国并不罕见。这除了多年来gcd犯了不少错误以外,也与政府多年来在思想文化、教育、艺术、新闻等方面的不作为、软弱有关。美术界的不少老人就对现存的怪现象痛心疾首,比如画人与猪交配的人当了美院副院长(此人是在西方受的教育,被西方人捧上了天),各类画展充斥着乌七八糟、老百姓看不懂的作品。据知:西方有专门的基金会(这是真的,我在伦敦经济政治学院时曾亲耳听一个人讲他朋友的父亲是美国CIA在波兰搞文化基金从事意识形态颠覆工作的)来资助并收购这类人的画,所以其画价天高,吸引了不少年轻人仿而效之。这实际上是一种逆向引导。文学评论方面也是,当过汉奸的周作人、张中行,嫁给汉奸的张爱玲被捧上了天,而那些在民族危亡之际挺身而出的爱国和革命的作家却被踩在了脚下。这也引得不少年轻人追风,近来上海挂牌的张爱玲故居被挤破了门。
  近来谩骂党和中国简直成了时髦,网络上更有人直言要杀光gcd。对gcd到底应当如何看?10多年前,法国社科院的一位院士、史学家巴斯蒂跟我们谈话时曾讲过中共在历史上的一些贡献,说它有很大的社会动员能力,改变了中国。甚至身为gmd党员的台湾gmd党史馆的馆长跟我谈到中共时,也说到它一些正面的作为。异邦异党人士尚且能如此客观,那些只看负面的极端人士未免太过了。他们口口声声要民主、自由,可谁能相信这种满口谩骂和心怀杀伐之心者上台能给人以自由和民主呢?!
  我申明,我从来没有加入过任何政党。尽管我年轻时曾经申请过加入gcd,但因为自己一贯比较另类、总不大听领导的话,所以未被获准;后来是自己不想加入了。可是网上竟有人造谣说我是中共党员,好像党员就=有罪,所以恐怕哪天我也会被列入必杀之列。想想真是不寒而栗!
  以前我被一些朋友视为右倾乃至反动,被教育道:“你看建国以后中国人均寿命增长了多少多少年。”我听不进去。但现在,经常亲耳听到很多老外对中国进步的由衷称赞,觉得我们很多人可能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了。
  任何一个国家都有令人头痛的问题。不久前看到咱们网上发了一个跑到英国跟老外结婚的中国女子写的《天那边》片段,觉得她是把西方的月亮描述得太圆、太亮了。她恐怕不知道近有英国退休老人因付不起日渐高昂的取暖费,为了节约而冻死的事。
  近年来,我深感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等价值观几乎被颠覆了;好像极端个人主义就是好的。拜金主义和物欲极大地销蚀着人们的灵魂。其实,西方不少人也不认同这样的价值观,觉得中国以前的价值观有诸多可取之处。请看最近美国学者安乐哲在凤凰卫视世纪大讲堂的讲演。
  近来我很忧虑中国巨大的思想混乱和价值偏差。现在中央抓这方面的问题,我觉得是对的。任何政府都不会允许有人拿着国家的钱来进行反国家的煽动;任何政党也不会允许自己的党员来干损害党的事。如果执意这么做,那么请你走人,或者请你出党。
  看了若干贴,我几次想动笔;一忍再忍,终于还是下决心坦率发表以上意见。如不妥,请批评。
  当然我深知中国的问题所在,绝不希望中国走到老路上去,必须痛下决心改革才有出路。

danyang

帖子数 : 93
注册日期 : 12-12-17

返回页首 向下

也谈另类的声音 Empty 回复: 也谈另类的声音

帖子  tangning 于 2014-11-28, 22:19

丹阳可以看看下面这个链接的文章。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4NDIyOTMxNw==&mid=203053960&idx=1&sn=6e40467a7a36d1913703b2ad8f65dfee#rd



文章谈到中国现在所面临的国内和国际环境很不一样。在国内,已经出现了一些长期陷入中等收入陷阱国家的现象,例如官员败、社会分化、极端思想(不管左右)不断出现、各种犯罪率高居不下、环境生态危机不断等。在国际层面,西方对中国进行贸易保护主义,而周边的外交环境也一直呈现出很不确定的状态,一不当心,就会发生重大危机。

极端思想(不管左右)不断出现,是中等收入陷阱的特征之一。你由于专业、环境的关系,也许接触极端思想更多些吧。

tangning

帖子数 : 458
注册日期 : 12-12-15

返回页首 向下

也谈另类的声音 Empty 回复: 也谈另类的声音

帖子  danyang 于 2014-11-30, 05:43

谢谢唐宁推荐这篇文章。
此文主要谈中国要坚持进行制度改进和制度创新,但当前国内国际不容乐观的形势很容易导致重大危机的出现。
所以我们更要小心翼翼,也需要大家来维护仍在推动改革的领导者,同时提出建设性的意见。

danyang

帖子数 : 93
注册日期 : 12-12-17

返回页首 向下

也谈另类的声音 Empty 回复: 也谈另类的声音

帖子  wangqun 于 2014-12-02, 19:29

丹阳有水平。 Laughing

wangqun

帖子数 : 78
注册日期 : 12-12-20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