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棣: 回忆卸苯事故

向下

 范文棣: 回忆卸苯事故   Empty 范文棣: 回忆卸苯事故

帖子  bj 于 2013-01-02, 15:53

原帖2007年5月5日发表在原“老苯天空”论坛上,现转载于此。

回忆卸苯事故      作者: 范文棣

  时间大约是1971年初。由于我们苯酚生产的主要原料——苯,东炼供应不上必须从大庆购买,用火车运来。可是,当时我们厂没有火车卸车站台,本来这是供应系统的事,但因生产急需很着急,就和供应一起设法解决苯的卸车问题。我和当时负责供应的李磊(当时是供应组组长)跑了好几个地方,如:房山火车站、周口店火车站等。最后跑到了东方红炼油厂石楼卸车站。我找人家车间主任商量很长时间人家不同意,人家的理由是:这里是卸大庆原油的站台,每天有很多列原油槽车进来卸车,而且每天都停着多列装满油的油龙(一列由十几节),怕卸苯引起火,把油龙引着,就是不同意。这时旁边有一位车间副主任对主任说,向阳是新建单位,人家有困难我们应该帮助等等。为我们说了很多好话,结果主任才同意我们卸苯。这样大庆运苯的槽车来了之后,在石楼先倒到汽车槽车里,再运回厂里卸到车间罐区。由于是我经手的,所以这件事基本由我组织实施。往回运苯是车队的两辆黄河大罐车,每来一列货车要拉好几天,才能卸完。

  问题就出在:苯从火车槽车倒到汽车罐车的过程中。倒车是用泵把火车槽车的苯抽到汽车罐中,这样首先需要把泵系统用苯灌满。灌泵时由于没有经验,就用大铁壶从槽车中取苯,灌到与泵连接的胶皮管中,灌满后再开泵,才可将运来的苯倒入汽车槽车。就这样运了很长时间没出问题。

  有一天下午快下班时,石楼车站打来电话说出事了,我很快找到安全员巩金宝开上两轮摩托直奔石楼。由于天色已经很晚,道路没有照明,心情又很紧张,跌跌撞撞地到了石楼,这时我们两个负责灌泵的同志已经被救护车送走,我们装苯的火车槽车已由车站调度立即指挥拉出两公里之外,消防队还在继续浇水降温。

  我们赶紧了解当时的情况。据当时在场的人员介绍,原来就是在灌泵的过程中,铁壶与槽车内的铁梯子相撞所产生的火花引起爆炸的。当时从槽车口喷出一个大火球,把两个操作人员从槽车顶上推下来。同时俩人身上都成了火人。其中刘天元有一定的安全知识,他立即就地打滚,火很快就灭了,只烧了一点皮;而另一位周全是装卸工,没有这方面的知识,出事后带着火连跑带喊。结果皮肤烧得很深,连呼吸道都烧坏了。周全经过一个多月的抢救,仍没挽救回来。而刘天元很快康复出院上班了。

  这也是围绕老苯生产出的第一个较大的事故,也是血的教训。
2007-05-05 21:06

郑季厚跟帖

  看了范老的文章,勾起了我的回忆:

  1970年底为车间的试车,开始购进原料苯。最初是铁桶装的苯,每桶200升180公斤左右。用解放卡车拉到老苯罐区,再打入储罐内。车间的全体同志都投入到装车 卸车的工作中.后来进原料苯改为火车槽车,逐步由供销科和车队负责装运,罐区的负责打入原料储罐.这样直到正式开车,东炼供苯为止。

  卸苯事故发生在1971年1月24日的下午,那天是农历腊月28日,是快过春节的日子。当时在场的刘天元是新婚不久,我们刚吃过他的喜糖。他遇到了这场事故,凭借着他的知识和机智,赢得了生命,仅负了轻伤。同时也给我们上了一堂活生生的安全教育课。这也是我们进入化工行业后遇到的第一次事故。从此得知:遇火就地打滚扑灭自身火;遇毒气向上风方向跑的自救知识。这些深深铭记在脑子里,终身受益。
2007-05-09 10:42

bj

帖子数 : 133
注册日期 : 12-12-28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