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宏彬:空竹──儿时的记忆

向下

陈宏彬:空竹──儿时的记忆 Empty 陈宏彬:空竹──儿时的记忆

帖子  编管组 于 2012-12-06, 00:18


此帖始发于2010-9-16

空竹──儿时的记忆

  在我印象中柱子(马京柱)算是一名“玩家”。年轻时扑克牌、踢足球、打乒乓、羽毛球以至郊游、聚会真可说是无所不好。这次讲礼村聚会,他又独出心裁地为大家带来了欣喜──抖空竹。在小平家那郁郁葱葱的庭院里,鲜红的空竹围绕着他依然灵巧的身体上下翻飞,不时地发出忽高忽低的悠悠鸣响,玩的是那样神情专注、那样怡然自得、那样兴致勃勃。闲下来,他不厌其烦地为大家做着关于空竹的介绍。据他言讲,时下空竹已经同踢毽子、打花棍、柔力球、集体舞、合唱艺术一起成为老年人的新宠。在许多居住社区、城市广场、绿地公园到处可以寻见志趣相投的同伴和知音。是啊,退休了、闲暇了总得培养出新的兴趣,既能锻炼身体又能融入群体,自娱自乐缘何不为。
  把玩柱子带来的空竹虽实属精致,但却与我们幼时的玩物有了绝大的区别。那时,人们还没听说过塑料,空竹都名副其实是竹制的,是个稀罕物。在它圆圆底盘上大多贴着一小块标明多少响的红纸(分为4响、8响、10响等),其响数越多价格也就越是昂贵。大孩子们还会熬了松香浇灌在缝隙处,据说这样抖起来声音才会更大、更悦耳。
  后来的孩子(70后以下的吧)大概很难理解我们这一代人的童年生活。他们从来不用发憷怎么向家长讨要玩具,不论是几十元还是成百上千元,只要小皇帝想得到,绝没有办不成的。我们这代人儿时游戏往往是群体的多个体的少、不花钱的多花钱的少。女孩子们扯一条皮筋、画一个图形、寻几块骨头、缝一个布包就乐此不疲。男孩子们更是骑马打仗(人背人)、撞拐、攻城、抽陀螺、拍三角哪里去上辅导班?每日课余三五成群、八九结队,土里泥里、没时没晌、疯玩疯闹,不是吃饭、不到天黑、家长不叫绝不会收兵。话说回来了,玩归玩、闹归闹,功课却绝不会放下。那时前楼后楼的孩子,谁的学习差了不但没有面子,还会遭到伙伴们的摈弃。那时,抖空竹、打乒乓算是很高级的娱乐了,因为要向家长索要“器材”,可是要费些口舌呢。如果学期结束时拿不出好成绩来,就只能是一个梦了。没有空竹却也没有难倒我们,不知谁想出了用杯子盖替代的土办法。这下家里的茶杯虽大多不配套了,却倒成就了孩子们的空竹技巧。
  翻阅儿时的记忆,空竹似乎总与糖炒栗子、关东糖、吹糖人、捏面人、大串的红山楂、麦秸制的风车、成挂的鞭炮一起营造出红红火火过年的喜庆气氛。可能只有冬闲了,郊县五里八乡手艺人才会推车挑担、走街穿巷的表演和叫卖这些玩意儿(现在统称民间工艺了)。那优美的叫卖声对孩子们有着抵御不住的诱惑力。不管想买的还是不想买的,有钱的还是没钱的,那悠远的叫卖总能吸引着大群半大的孩子跟着、围着、看着、笑着、闹着。现在人们的吃得好了、穿得好了,抱怨却越来越多了,年也似乎越过越没味道了。年是什么?我把它看作是一种期盼:期盼劳作过后的闲暇(其实也只有三天的假期),期盼亲友间的团聚(三十举家欢聚、初一磕头拜年、初二以后的串门拜访)。对于孩子们来说,过年可期盼的事就更多了,期盼能穿新衣裳,期盼能得到压岁钱、期盼能放鞭炮、期盼能吃上大块的肉、整只的鸡、整条的鱼。那时的大人们早早就要算计:怎么花销那必须维持全家人穿着的布票添衣置鞋,哄得老人孩子高兴。怎么置办年货,用过年才能买到的那点补助油和鱼肉,安排好几天的膳食生活。怎么哄骗孩子把少的可怜花生瓜子糖果留给来拜年的客人(凭购粮本三两半斤地限量供应)。怎么安排走亲访友才无失礼节。年是中华民族特有的文化传统,孩子们在过年的欢乐中慢慢懂得了亲情与尊重,学会了互谦互让与尊老爱幼。无论生活得富庶还是艰难,年在大家的期盼中总是那样和睦欢乐,那样兴高采烈,那样令人向往、那样令人难忘。




编管组

帖子数 : 205
注册日期 : 12-12-04

返回页首 向下

陈宏彬:空竹──儿时的记忆 Empty 陈宏彬:妄语痴说(1)

帖子  bj 于 2013-01-12, 18:39

原帖2010年9月16日发表在原“老苯天空”论坛上,现转载于此。

妄语痴说(1)
回归

  “老苯天空”网友小聚,闲聊之间屡屡遭诘问:何故观网不语?只言片语难于细诉,每每羞愧汗颜无以为对。

  究其原委,无外有二。其一为疏懒;偶生笔耕之念,却常常心浮气躁,懒于梳理思绪,无法串珠成行以成文章。其二为心怯;细数我辈中人知识广博、感觉敏锐、情趣丰富、见地高远、思维缜密、哲人智者不在少数,观网上文章或真情华彩感人至深,或针砭时弊鞭辟入里;或佛法渡人循循善诱,或天文地理广布真知,实不乏生机盎然趣味横生之作。黯然思忖鄙人粗俗浅陋,更不敢贸然操刀以避丑陋。

  既如是,今日再次登录网站妄语痴说一番的勇气何来?实是受益于网友的教诲和自我之反省。友人告曰:“老苯天空”乃心灵沟通的网站,非一比高下之擂台;他有饕餮大餐,你独佐餐小菜;各具特色,拼台岂不更显丰富?细思之言之有理,逐怯意渐远,再次参与之意萌生。再则,是自思自忖自悟的结果。人生有幸得识几位相知相依的知己极难。想来年近花甲、生存价值日低、社交能力渐弱之人,再攀新朋近乎奢望;暮年之人最喜怀旧,最惧失却挚友。挚友者乃倾诉的对象、心灵的慰藉、温暖的依靠、避风的港湾、生命的源泉。何不借“老苯天空”一方净土,再架起与诸友沟通的桥樑,再扣紧友谊的纽带。每次聚会总会有诸友来之不全、相聚时间短暂的遗憾。每次握别互道珍重,总在期盼来日再聚,借

  “老苯天空”之便捷“手谈”,向各位通报平安,交流感悟岂不最好。
        2010年9月8日
2010-09-16 16:06

傅炽光跟帖

  吾有同感。其实,大可不必自谦。《老苯天空》实乃我们这些曾经有着相同历史背景的老同学、老同事、老战友相聚交流的网站。其一,洁。没有乱七八糟的东西;其二,实。大家的文章皆属真情流露。写点陈年往事也好,思念追忆也好,生活小趣也好,即使针砭时弊大家也是有感而发,基本就事论事。有同感的就跟帖议论几句,无同感的就淡然处之。退休了,国事家事往往想得很多,这里正是一处倾诉的场所。吾见老弟文风颇具特色,读后受益匪浅,对自己也是一个启迪,很希望经常能看到你的文章。我是这样想的,至少勤于动笔,善于动脑,即兴发挥,手脑并用也是对自己多年工作中形成的思维方式、表达方式和语言逻辑的锻炼和研习。每每看到较有见地的好文章就会兴奋得不得了。个中乐趣实则一种享受,且对于防止老年痴呆也不失为一种灵丹妙药。我快乐、我健康、我爱写、我享受这个过程。其实我更希望的是别人指出缺点和不足,促使我反思和提高。
2010-09-16 22:40

bj

帖子数 : 133
注册日期 : 12-12-28

返回页首 向下

陈宏彬:空竹──儿时的记忆 Empty 陈宏彬:妄语痴说(2)

帖子  bj 于 2013-01-12, 18:49

妄语痴说(2)
版主

  讲礼村与诸网友握别,一路跟随版主的红色雪铁龙轿车沿立汤路南行,直至回南路口才鸣笛告别,再右转向西驶入回龙观境内。望着版主绝尘远去的车影,诸多往事涌上心头,依恋之情油然而生。

  我与版主的相识起始于35中。他年长我两岁,是66届初三、九班的学兄。他的许多同班同学(记得起来的有基建科华欣的弟弟华建宁、仪表车间黄玉兰的哥哥黄再华等)也曾与我少年时交好。1969年3月我两人一起分配到了向阳厂又都有缘参与了苯酚丙酮车间的建设,只是不在一个岗位而已(我在烃化,他攻氧化精馏)。车间投产后一直无缘同在一个班组(我与卫平在二大班,他与小平在四大班),所以接触并不很多。
事有凑巧,1973年12月我俩与工友徐明又同时奉调,再次归属于朱荣根、夏智道麾下,进入第二聚丙烯车间筹备组。更凑巧的是我俩这次可是到了同一个工段,版主还担任了工段长的职务(还有杨世杰、张万英),从此耳提面命受益匪浅。

  说起来我俩性格廻然不同。我年轻时不很省事,性格粗放,自命不凡、不拘小节、狂傲不羁、心浮气躁许多痼疾集于一身,难以受制于人。虽有领导与各位兄台反复苦劝,却也未根除。版主性格行事与我刚好相反,他为人谦和、言无高声、热情宽厚、大度容人、谨慎严密、办事周全。也正因如此,他人缘极好进步飞快。真不知当年我曾给这位谦谦君子式的仁兄无端增添了几多烦恼、几多不快、几多委屈。

  苍天有眼,众望所归。季厚兄老有所为,被推举为“老苯天空”版主,正好发挥出了他的特长。且不说他为网站成功所做的***,单说最近两次活动中,他冒雨统计人员、安排乘车、介绍路线、规定路途中间聚齐位置,无不亲历亲为,无不体现了他仔细周全的一贯行事风范。那日在讲礼村小平府上聚餐,我等大多酒足饭饱时,郑兄却依然忙于厨下。闻得女主人嗔怪小平,他急忙笑语:不碍不碍,够吃够吃。

  时光似箭,日月如梭。不经意间季厚兄已是满头华发,尽享弄孙之乐。他为人还是那么热情、情趣还是那么广博,思维还是那麽么敏锐。祝愿他健康、幸福。

2010-09-16 16:09

郑季厚跟帖
  陈宏彬过讲了。

  我和陈宏彬相识四十多年,可谓一生中的老朋友了。从十几岁的“娃娃”开始到现在“银发满头”的朋友,实属一生的幸事、人生的缘分。尤其在聚丙烯车间和陈宏彬相处的十来年中,真是工作、生活(宿舍相邻)无时不在一起。在同一工段我们俩是正副工段长,为聚丙烯的顺利投产奋战的日日夜夜,更加深了我们的友情。

  离开向阳厂的二十余年里,多次的聚会和联系,保证了我们友谊的延续。如今我们已逐步迈入退休的行列,望我们有更多的时间在一起,让《老苯天空》作为联系的纽带,畅谈友谊、保重身体、幸福生活。
2010-09-17 10:26


bj

帖子数 : 133
注册日期 : 12-12-28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