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虹:福建行

向下

朱虹:福建行 Empty 朱虹:福建行

帖子  编管组 于 2015-07-04, 09:30



  朱虹老师从6月4日起到福建去讲课,先后到了福州、南平、龙岩、三明、宁德、厦门等地,辗转了20天。回来后写下了这篇《福建行》。现老苯天空陆续刊发。


我的犹豫(前记)
  这篇《福建行》原来没想在老苯天空里发,只是打算和几个爱瞎写的老友交流,后来得到郭聿林的鼓励,也想我这次去不是旅游,去的地方正像汪自端所说“是我们一辈子也不会‘路过’的地方”。看到的是真山、真水、真人,是那个地方实实在在的生活。所以把这个本想留给自己的“流水账”,分享给不嫌啰嗦、不怨无味的朋友分享。抛砖引玉,希望大家别吝惜自己的经历和文笔,一起分享每个细小、真实的生活。
  ──朱虹


朱虹:福建行 UBkYP


福建行
㈠ 福州印象

朱虹

1、纠结

  这本就是一次纠结的出差。
  纠结一:去还是不去?这几年,随着年龄的增大,老腰也越来越不给力,腰疼无时无刻不如影相随。加上大夫夸张的警告:“两斤以上的东西都不能提。”所以我已经拒绝了所有远于天津,需要带行李的出差。可是面对着社里领导言辞恳切地分析这次讲课的重要性,我和老公、儿子商量之后,和社里决定:去吧!坚持不住了就回来!社里准备第二梯队随时能接应我。
  纠结二:怎么去?阴差阳错地到了临行前一、两天才订机票,此时票价已高出了部门领导决定的权限,而从天津起飞的机票却便宜一半以上。难道让我去天津乘飞机?!简直匪夷所思!可细一思量:如果从天津起飞,老公只需送我到南站,不需跑机场了;和我同去的奚老师是天津人,就不用跑到北京了;奚老师在天津接我,再去机场也不太远;社里省钱省事了!好吧!困难我一个,幸福所有人!
  天津出发!


朱虹:福建行 6eSkd
<图1-1>天津起飞的福州航空的飞机。一个喜兴的大福字。


2、水果

  初次和中国人寿合作,二十多年未去福建,一切从6月4日这个湿雨的下午开始了。
  不吹牛的说,多年讲课的积累和经验,使我对完成讲课的任务已没有任何负担。尽管这次添加了“国学”的内容,对我来说也就是厨师在配菜中稍加添减的调配而已,我的心思和兴趣依然在阅人阅景阅事上。
  负责陪同和照顾我们的是福州分公司客服部经理小庄,一个懂事、周到的“80后”。安排我们在总公司培训中心住下后,他还特意给我们送来些时令水果──荔枝、山竹、香蕉,还有我们没有见过的“百香果”──他可没告诉我们怎么吃。
  晚上,我和奚老师打开了被塑料膜裹得严严实实的百香果,棕色的外皮,密密实实,摸着有点涩,个头像个大猕猴桃。我小心地一切两半,马上有汤汁流出,仔细一看,三毫米厚的皮壳下是黄绿色稀糊糊的“内容”,“内容”里充满了黑乎乎的小籽,真不知道如何下嘴,也不知道吃哪儿不吃哪儿。我歪着脖子舔了一口,酸得我直皱眉,想把小黑籽吐掉,舌头却难以把它们从“内容”中擇开,最后只好嚼嚼咽下,那“咯吱、咯吱”的感觉也很独特。奚老师吃了半个后,就说什么也不吃了。


朱虹:福建行 7lTPN
<图1-2>百香果

  第二天小庄告诉我们:“昨天忘了告诉你们,百香果要用勺子崴着吃。那是非常有营养的水果,特别是那个籽。”
  后来我注意到很多地方卖百香果,特别是厦门,小贩都是把百香果切掉一头,将一根吸管插入其中,吸着吃。
  一个小水果,长见识了。


3、街游

  第二天早晨,天难得地放晴了,虽然还湿热,但起码不用打伞了。奚老师很少有机会出差,这次是以我助理的身份随行,主要负责售书和钱款,顺便照顾我。我也想让她多玩玩,就决定去逛逛福州名胜。只要一问当地人哪里好玩,异口同声说“三坊七巷”。听了几遍也听不懂,我还是先买了两张地图:全省的和市区的。
  几经搜寻终于弄明白了哪几个字,偏巧宾馆门口就有车到达,于是我俩花了两块钱就到了目的地。那不过是城中心一片修旧如旧的商业街区,有点像我们的前门、大栅栏,一块“南前街”和一块“南后街”的牌楼,截出了一条步行街,街的两侧布满商户。西侧有三条胡同称为“三坊”,东侧有七条小巷称为“七巷”。这里有不少百年老字号,有茶庄、有古玩,特别是一个1869年的“瑞来春堂”老药铺,依然是人流不息,而那些标着“客栈”、“当铺”、“衣坊”的地方,大多只是文物价值了。最有喜感的是“麦当劳”和“星巴克”,这两个“根正苗红”的洋品牌,不仅把自己包装得古香古色,连那招牌上的字都是一水儿的楷书。我笑着在“麦当劳”买了两个甜筒(第二个还半价)倒还是熟悉的味道,不知进了“星巴克”会不会咖啡喝出“大红袍”的滋味儿。



朱虹:福建行 SLBvV
<图1-3>步行街的一头──南后街牌楼



朱虹:福建行 T2uHb
<图1-4>百年老药铺──瑞来春堂



朱虹:福建行 XzMTa
<图1-5>三坊七巷中的“巷”



朱虹:福建行 Wq9i4
<图1-6>三坊七巷中的“坊”



朱虹:福建行 TaKNM
<图1-7>中式洋店“星巴克”

  这条街上最可人疼的地方是两边宽阔的休闲走廊和石桌石凳。走廊的地板类似木板栈道,平整结实;走廊比颐和园的长廊还宽,宽沿廊顶可遮阳挡雨;整个走廊色彩鲜艳,廊檐下还挂满了红灯笼。一些当地老人和带着宝宝的年轻妈妈,三五成群地聚在那里乘凉聊天。石桌石凳随处可见,或依傍着成排的绿竹,或安放在硕大的榕树下,无论你走得多么热汗淋漓,只要一在石凳上坐下,一股清凉就会顿时包裹你的全身,那股“润”的感觉,让我久久不愿起身离去。

朱虹:福建行 IPWwb
<图1-8>街区的宽走廊。


朱虹:福建行 N3WB3
<图1-9>随处可休息的傍竹石凳石桌

  回来的路上经过“五一”广场,那是福州的中心广场。热带棕榈树成排的高耸挺立,形成了巨大的阴凉,一棵棵挺拔的大树那种冲天的气势,让穿戴着鲜艳的服饰,或跳舞、或练功、或玩耍的老老少少,显得格外小巧和灵动。而使我倍感亲切的是广场北面,一条马路之隔的会堂前,巍然屹立着毛主席挥手的巨大塑像。这在北京是不可能立在天安门广场、王府井、西单的。瞬间我想了很多:有地域问题、文化问题、“政治”问题;感慨“庙堂之高”、感叹“江湖之远”……,唉!一句话:差异啊!


朱虹:福建行 Ztt0
<图1-10>广场南国风光


朱虹:福建行 ZN3US
<图1-11>“五一”广场的毛主席像


  离开了“首堵”的大北京,我却忍不住赞赏怀念起大北京的交通。赞赏她的秩序:不管多拥堵的路段,大家都各行其道,规规矩矩地按道行驶。况且大家都已经被“堵”练出了不急不燥的好心态,处“堵”不惊,平心静气地玩着手机,“蠕动”着前行,少有见到乱钻乱抢的。
  相反在福州,尽管车辆总量上远远低于北京,但却各种车辆混杂,特别是大量摩托车、电动车夹杂其中,大小车辆都乱钻乱抢,没有一辆车走在白线划定的车道里,惊得我一口接一口地吸冷气,过个马路就像穿越枪林弹雨一般。
  福州也在修地铁,到处挖,到处挡,街面拆得乱七八糟。咱大北京修了那么多条地铁,也没见乱成那样。奚老师倒是见怪不怪,说起天津修地铁的慢速度,一口天津腔的抱怨:“一条街只要挡上修地铁,没五年您别指望拆开!”看来北京修地铁,架立交,真属国内先进水平了!
  走马观花之际,我还真看到了一个实实在在的“面子工程”。一条街上,临街的住宅楼颜色整齐划一,尤其是封闭式阳台更是与众不同。因为南方多阴雨潮湿,又没有风沙,所以阳台多为开放式,便于晴天晾晒衣物;就像北方天气冷,风沙大,所以阳台一般都为封闭式一样,各自特点有存在的道理。眼见这排楼如此封闭、整齐、划一,而第二排同样的楼却破旧、开放,我不禁诧异发问。司机告诉我说:那是克强总理经过此地,过问了一下,说完就走了。而当地政府就因此而改造成这样的“面子”楼。
  我私下思忖:其实,人家总理未必是让你们这么涂改,错会意了也未可知啊!


4、平潭

  在福州的最后一天去了平潭,那是我国大陆离台湾宝岛最近的地方,仅60海里,也就是两个小时的船程。平潭是有名的侨乡,过去从福州到平潭要靠轮渡,现如今修了17米宽,3500米长的跨海大桥,也就是十几分钟的路程了。那里成了经济特区,还有了自己的海关。


朱虹:福建行 AIsTE
<图1-12>平潭县位置



朱虹:福建行 Pgky0
<图1-13>平潭入口



朱虹:福建行 L45GO
<图1-14>平潭的大道



朱虹:福建行 LPUYy
<图1-15>俯瞰平潭市区,与台湾相对


  讲课是在那里最大的酒店进行,年轻的爸爸妈妈穿着入时,他们支公司的总经理是个在当地很有影响的女士,穿着讲究,也非常热情,知道我是北方人,特意让酒店先煮了一盆海鲜面。只见面条里螃蟹腿儿七差八叉,大小蛤蜊开着口,大小虾出没其间……,我真不知道怎么下嘴好。席间还有一道他们精心做的菜:八宝饼。就是把海鲜、花生、蔬菜等加入到红薯粉糊糊中,摊成盘子那么大的饼,既要烙熟,又不能糊,还不能粘锅。据说因为技术含量高,所以是当地检验新媳妇进门厨艺的试金石。看他们桌上没有米饭,我很奇怪,因为我认为南方人是离不开米的。结果没想到他们岛上缺淡水,也是面食为主,而一顿都不能缺的,就是海鲜了。
  回到福州已是晚十点了,服务台告诉我们,因为是周末,各种培训已经结束,整栋大楼就剩我和奚老师。我真的惊呆了,赶紧问:“保安还有吗?”她们说:“当然有。”我还略感安慰。一想到十几层高,诺大的一个大厦,就住我们两人时,我还是不断嘱付奚老师锁好房门、窗户,有事电话我,别出门……
  一夜相安无事,早晨起来,我对提着水果来送我们的小庄说:这是我住过的最高规格的宾馆,整栋大厦都归我了!
  再见!福州!向闽西进发!

(待续)







由编管组于2015-07-06, 02:22进行了最后一次编辑,总共编辑了2次

编管组

帖子数 : 205
注册日期 : 12-12-04

返回页首 向下

朱虹:福建行 Empty 回复: 朱虹:福建行

帖子  编管组 于 2015-07-05, 00:32





福建行
㈡ 闽西山中行

朱虹

1、穿山越岭

  离开福州,开始向闽西行进。

  首先要去南平。南平是个地级市,我将在它市区及下辖的建阳区、邵武市和蒲城县讲课。我开始体会了什么叫“穿山越岭”。记得前几年和王如心一起游湖南,在去凤凰古城的路上曾穿过无数山洞,刚开始我们还兴奋地数着,结果数着数着就乱了,但那些洞大部分都比较短。这次真正是在大山中穿行,在钻过了40多个隧道──其中最长的有5500多米──我们终于到达了南平市的腹地建阳区。

朱虹:福建行 BbHgE
<图2-1>闽西穿山越岭


朱虹:福建行 Licrk
<图2-2>南平市区


朱虹:福建行 F1ZGc
<图2-3>沿途景色


  据说“福建”二字就是取“福州”之“福”和“建阳”之“建”而成。耿小平对历史有研究,曾问道那里的古建窑是否还在。经了解古窑还有遗址,“建盏”是那里的特色,就是一种烧出花纹,像大碗一样的东西。那里有一条街,类似我们的“潘家园”,但要淘到古品和真品已是不易了。

  因为小城在山中,所以格外显得闷热。晚饭时一道“清炒泽泻”让我惊讶,就问“是不是中药泽泻?”答曰“是”。于是知道了,原来中药成为“药”之前,竟是清新可口的蔬菜呢!

  晚饭后这个支公司的林总穿着高跟鞋非要陪我散步,说对身体有好处。我不好意思拒绝,结果穿着平底鞋的我竟像拉练一样,深一脚浅一脚地陪她遛了一小时。奚老师和我都是汗透衣衫,可那位自我感觉良好的林总却说:“这两天天气还好!”我们真是哭笑不得,我心说:这真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怎么连对温度的感觉都不一样了呢!在终于摆脱了她的盛情之后,我和奚老师逃一样冲进宾馆,打开空调,冲进卫生间……

  离开建阳,到了邵武。20年前我去武夷山,就是在邵武下火车,换汽车前往。如今武夷山通了动车,再也不用在此辗转了。邵武是个漂亮的小城,溪水在城内城外蜿蜒,跨溪大桥镶满了彩灯,晚上更显绚丽。这里是闽江的上游,各条大小河流都称为这“溪”那“溪”,不同于我们常说的“小溪”的概念,都是宽宽的河流,近期已经把水位放到最低,准备迎接端午前后的洪峰了。

朱虹:福建行 TMmox
<图2-4>邵武的夜景


朱虹:福建行 9CvH8
<图2-5>邵武的清晨


  从邵武向北行进170公里,我们奔往蒲城。蒲城有近千年的历史,有很深的文化底蕴,如今却成了国家级贫困县。沿途都是新修的高速公路,车辆极少,一路上遇到的车也不过十几辆,在大北京周边从来享受不到这种清静。但凭我多年出行的经验:公路清静的地方,经济必定不发达。因为与外面的交流少啊!想到这些,心里难免产生些许悲凉。穿山越岭中间,我忽然发现每个隧道都不是直的!哪怕是很短的隧道,也极少有从这个洞口看到那个洞口的。我问司机为什么,司机说是为了防止“风洞效应”。像我这么“聪明”的人立时恍然大悟,接口就说:“哦!我明白了!是怕穿堂儿风!”这句京味儿话也不知司机听明白没有。这条高速路除了隧道就是高架,两边山峦起伏,云雾缭绕,一片片绿油油的茶山从眼前掠过,山谷中不时有溪水或奔腾或徐缓流淌。奚老师一边拍照一边感叹:“这景多美啊!还上什么森林公园啊!”司机一副“这有什么啊”的不屑,我深深吸着湿润的空气:好好洗洗肺吧!

  进了蒲城也就到了闽北,这是个三省交界之处,西临江西,北接浙江。虽然是国家级贫困县,但依然是高楼大厦,灯红酒绿。蒲城的郑总是个豪爽干练的中年女士,非要请我尝尝他们那里自己的酒。我本是个滴酒不沾的人,在她的盛情下,也只好浅酌了小半杯。那是一种先红酒,后白酒,两次酿造而成,入口似花雕,但后劲却很大的酒。我是一听她介绍酿造过程,和入口觉得甜软,容易喝多,就判断出这酒“不善”,又怕奚老师不知深浅,于是立刻警告奚老师小心少喝。结果他们都以为我是个喝酒经验丰富的“老手”,其实我是“艺不高”才“人胆小”的啊!



2、茶

  福建是茶的家乡,在山中穿行之际,可看到绿油油的茶山层层叠叠的绿,在云雾缭绕中时隐时现。司机告诉我,这样湿润的气候最利于茶树生长。在那里家家讲喝茶,处处讲喝茶,街边任何一个店铺,临门都会有个茶桌,就是住进宾馆──这离乡异客的临时栖身之处,也必是有一套茶具,几个茶包。只要是福建人当家,必定会送上好茶。

朱虹:福建行 RGnI7
<图2-6>被云雾沁润的茶山


朱虹:福建行 XEHC5
<图2-7>福建的茶无处不在


  每到一地,按照惯例和常理,我都要和当地公司的老总寒暄一下,小坐片刻,然后再由他们“护送”到宾馆。这短短的礼节性寒暄,少则十几分钟,多则半个小时,我都是在舟车劳顿之后,强打精神应酬。我发现,每到一个公司,老总的办公室一定有一套茶海,那里的老总,不论是男是女,是老是少,都会不厌其烦地亲手烧开水,烫茶杯,开茶包,依着繁琐的程序,面对那些小壶小碗,烫、冲、洗、泡……,最后双手端给你一小杯一小杯的岩茶。他们一边忙乎着,还不忘喋喋不休地介绍着各种茶的知识。不知道的,一定以为他们是茶贩子呢!当我夸奖他们用茶讲究、细致的时候,他们有时却听不出我的“客气”,甚至有时还会略带揶揄地问:“你们北京人都用大杯喝茶吧!”我也会带着皇城根下的王者之气,传授给他们“盖碗”喝茶的讲究。我内心不服气的自说自话:你们喝的叫“功夫茶”,得有功夫!像你们每天在功利场上奔忙,怎么能品“茶文化”?!等我回北京,把我们家大布下蒙着的茶海打开,比你们的讲究多了。那会儿我就有功夫了,再玩这“功夫茶”!

  耿小平和唐宁都笑话我肯定不能坚持!真是知音啊!



3、小城风情

  结束了南平的课程,经福州奔闽西南。这次福建省活动的启动仪式将在龙岩举行。

朱虹:福建行 FLgMF
<图2-8>小城龙岩


  中间得空终于有一顿饭没人陪,他们给我和奚老师在酒店安排了98元一位的自助餐。哇!终于不用人家给什么吃什么了!终于可以自己作主吃一餐了!我俩一人抱一个小火锅,什么生的熟的、葷的素的、凉的热的,只拣着自己爱吃的吃,服务员不断撤换着我们面前的盘子,奚老师的天津话又来了:“人家肯定说:这俩姐也太能吃了!”

  龙岩是一个美丽的小城,著名的“古田会议”就是在这里的“古田镇”召开的。因为时间紧迫,我无法去接受红色教育,只好留待以后了。因为天气闷热,我减少一切室外活动,常在屋里养精蓄锐,赏景也常在宾馆了。透过落地窗一眼望去,我竟发现了两处只有在南方,只有居高临下才能发现的风情:停车场由灌木式绿植分隔成一个个车位,各款各色的车停在其中相映成趣,如同点缀一般;旁边的篮球场则是由挺拔冲天的棕榈树围成,和场上的运动呈现一动一静,真是名副其实的出“神”入“画”了。

朱虹:福建行 FLgMF
<图2-9>绿植的隔离带


  饭后到宾馆周边散步,奚老师看到一个小服装店的一套裙子很喜欢,于是我们便进去细看。老板娘是个30出头的本地姑娘,听我们的口音,就问我们是不是来旅游的,奚老师介绍说“是知心姐姐从北京来讲课的。”这个姑娘大呼一声:“你就是传说中的知心姐姐?”然后就上来和我热烈拥抱,拉我坐下,照例喝茶。原来她是一个年轻的妈妈,她迫不及待地倾诉她在到底当一个“严母”还是“慈母”之间如何纠结。那观念,绝不落后;那表达,绝不怯场。我由衷地喜欢上了这个小老板娘。她迫切地想去听课,但因为会场只能容纳400人,所以严格控制人数,一票难求。我告诉她,拿着我和她的合影当票,就一定能进去。果然,第二天她穿着讲究得体地来到了会场,还买了一套“知心姐姐”的教材,如获至宝地捧回了她的小店。

朱虹:福建行 QAhVk
<图2-10>有思想的小老板娘


  最终奚老师中意的裙子也没敢买,因为什么价也不合适了。



4、云与洞

  离开龙岩将去下一个地级市三明。听说车要在闽西山中高速路上行驶近4个小时,没出发我就开始发怵。送我的是福建总公司的江副总──他们的“一把手”老总赶奔湖北“东方之星”沉船事故现场指导理赔去了──一个时髦的半老太太。她在让手下替她抢下我们“知心姐姐”的三套教材后,领来一个甜甜的女孩晓丽,陪我们去三明。

朱虹:福建行 IMA1R
<图2-11>和时髦的副总在一起


  这是一个雨过天晴的下午,我对长途的焦虑很快就被天上的美景吸引住了。雨后的蓝天像清洗过一样清新碧透,展现着或深或浅的碧蓝。白云撒娇、放肆地在蓝天中打滚、翻腾,变幻莫测,它们在山峦前后奔跑着,一会儿遮天蔽日,一会儿云淡风轻,只要你想像出来的东西,你就会在云中找到。我看到蓝天下的白云化作一个跷着尾巴的老虎在山顶上掠过;我还看到一只短尾巴小狗在和牠的朋友对视、玩耍,连眼睛都栩栩如生。转瞬间,可爱的动物们都不知去向,一颗原子弹爆炸的“蘑菇云”却冉冉升起,那中间的亮色使我想起当年在街上抢“号外”的激动。

朱虹:福建行 YAb3E
<图2-12>奔跑的云中老虎


朱虹:福建行 PlpIw
<图2-13>中部偏左下是玩耍的小狗


朱虹:福建行 V4qQk
<图2-14>爆炸的原子弹蘑菇云。


  天上的云彩已经让我接应不暇,抢拍照片却往往被钻洞打断。正是这个“打断”让我无意发现了隧道拍照之美。长长隧道的灯光在车灯的映照下,展现成一道五彩斑斓的彩虹,沿着柔软的弧线延伸。“彩虹”随着车速的快慢和隧道的明暗变幻着色彩,当洞口临近的瞬间,洞外的青山、蓝天、白云,在洞口的雕琢下,就如一轮满月扑面而来,那种人工和大自然结合的美相映成趣,难画难描。有时两个隧道相距甚近,这洞未出,那洞已来,蓝天闪过,“彩虹”绵延。

朱虹:福建行 1CMiu
<图2-15>洞中彩虹


朱虹:福建行 4IU2L
<图2-16>洞如满月


朱虹:福建行 O4JfH
<图2-17>洞洞相连


  此时的我早已忘了事先对近四个小时车程的焦虑,总觉得车开得太快,让我来不及留住这些美景。车上的导航仪不住碎嘴唠叨地念叨着:“注意!您已超速!”我也借机不住告诉司机:“慢点!慢点!”其实司机庄师傅是个非常细心体谅我的人,每当我举起手机拍照时,他都有意放慢车速,急得奚老师直提醒我:“咱们不想天黑前赶到三明了?”

  就这样,丝毫没有晕车,兴趣盎然地赶到了三明市──那遍及全国的“沙县小吃”发源地。



5、脱困

朱虹:福建行 QaqMU
<图2-18>三明晨早


  在三明依然要去三个县市,一进大田县就赶上高温,天天都在35-36度左右。刚讲了一场课下来,我就满脸通红,头晕脑胀,汗反而不出了,我知道这是中暑了,立刻让他们给我买来藿香正气水和冰镇西瓜,任他们扶着东倒西歪的我进了宾馆,吃药、吃西瓜、喝水、睡觉……,直到汗也出来了,尿也下来了,脸也不红了,沉沉睡了一宿,第二天早晨起来,竟又神清气爽了!

  拉开窗帘我才发现宾馆窗外竟是如此之美,那浓浓的绿色被别致的半圆窗户一圈划,简直就是醉了。看了照片的闺蜜说:“这是什么地方啊?绿野仙踪啊!”

朱虹:福建行 1n4zG
<图2-19>绿野仙踪


  中午饭我一再要求简单,一则我刚好;二则午饭后就要赶到三明市区,那里2点半就有课,中间还有一个多小时车程。结果应了那句俗话“忙中出错”“祸不单行”,奚老师吃了第一口鱼就被卡住了,一桌人都慌了,有让吃馒头的,有让吃年糕的,有让喝醋的……,相比之下我是最镇静的,因为我确有经验。我让她喝了几大口矿泉后,一看无效,便立刻请他们送我们去有耳鼻喉病房的最大医院。好在大家都已经吃了半饱,一桌人就全杀向了永安市第二医院。因已是午休期间,我让他们先陪奚老师直接去病房找大夫拔刺,让办公室主任陪我给奚老师办手续。因为异地初次看病,又不能用医保,所以非常麻烦。越着急,互相说话就越听不懂,急得我冲窗口内收费员喊:“你说普通话行不行!”他也急扯白脸地喊:“我说的就是普通话!”立时我哭笑不得,答:“你那'福普'谁听得懂啊!”总算填表、办卡、交押金等,一切手续办完,我们赶到病房,一进楼道就听见奚老师发出奇怪的声音,原来是大夫拉着她的舌头在找刺。我忍不住想笑,又觉得不合适。我一下想起我们去新西兰时王红红不慎卡了刺,万般无奈下,同行的一位大夫想起一个“偏方”:把一碗水放在王红红脑袋上,然后站在她旁边用一根筷子不住地敲碗,像极了跳大神,逗得饭厅里不少韩国人、日本人和我们一起笑起来,万幸的是红红回到房间,在喝了几大口水后,把刺卡出来了。

朱虹:福建行 MpxEJ
<图2-20>饭前的奚老师。


  最终,在奚老师和大夫听着就像鸡鸭对话的碰撞中,刺终于拔出来了!好大一根啊!奚老师精心收了起来,还特意照下来发给她老公,说让他看看他媳妇贪吃有多没出息。事后他们不住夸奖我当机立断,用最短的时间,最少的痛苦,解决了“刺”的困扰。

  三明市的行程就在这她伤我病的折腾中熬过去了。至此,闽西行程结束,我们要连夜赶往闽东。整个行程只有这两天不合理,再坚持一天就胜利在望了!耶!


(待续)






编管组

帖子数 : 205
注册日期 : 12-12-04

返回页首 向下

朱虹:福建行 Empty 回复: 朱虹:福建行

帖子  chenhong 于 2015-07-06, 19:36

景美、事美、文字美、人更美!

chenhong

帖子数 : 185
注册日期 : 12-12-13

返回页首 向下

朱虹:福建行 Empty ㈢ 闽东历险

帖子  编管组 于 2015-07-08, 18:18





福建行
㈢ 闽东历险

朱虹

  在三明吃晚饭时,眼看快7点了,从闽东宁德市来接我们的车还没来。在晚饭接近尾声的时候,宁德市客服部的小黄和司机才匆匆赶到。听说他们刚刚开了4个多小时的车,我们心里再着急,既不忍,也不敢催他们上路。直到他们自己说“早点儿走吧,还有4个多小时高速呢!”我们才上车。

  山路越开越黑,加上我们也累,司机也累,一路景没了,话也少了。就这样在困倦中我们终于熬到了宁德市,真正已是午夜十分了,匆匆入住,第二天一早还有课呢!


朱虹:福建行 6PLQ9
<图3-1>宁德晨早


  第二天在宁德市和福安县做了两场报告,傍晚又经霞浦县奔福鼎市。福鼎是福建离温州最近的一个城市,从口音到经济,尽显一派“浙江风”。半个来月,陪同我的孩子们大多是80后,大都在支公司经理、部门经理的岗位,也是后生可畏。可有时也碰上让你生气的,这次我就遇见这么一位,用比较刻薄的话形容就是“又馋又懒”。工作中需要时你准找不着他;吃饭时他准离不开桌;见到女孩子就准去搭讪;派他做事他准指使别人。平时大家都觉得我是个“和蔼可亲”的“知心姐姐”,可不知道我“眼里不容沙子”的本色一旦被激起来也够人一呛。虽然这些年我基本不较真了,平和多了,但这个孩子的表现让我忍无可忍,有一次差点拍了桌子,奚老师直在底下用天津话劝我:“介(这个)老太太怎么还这么'棱子'呢?”其实我也是个“刀子嘴,豆腐心”,临了儿,给他们的评语都不错……

  从福鼎市启程去古田县,这“古田”可不是那“古田会议”的古田,那个在闽西龙岩。这将是我在福建走过的唯一没有通高速的路段,全程都是盘山路。公司给我们配备了一台别克商务车,这对我这个爱晕车的人来说就舒服多了。问题是司机和车是“配套”的,这个车的司机是个90后,还不满23岁的孩子,应聘到公司还未满3个月。我问他驾龄,他说“3年。”我问他走过这条山路吗?他老老实实回答“没有。”看着他瘦削的身材,戴着一副小眼镜,少言寡语,不时露出孩子的腼腆和拘谨,我忍不住只唤他“孩子”,而奚老师干脆就叫他“小不点儿”。眼前,这将往返的七、八个小时山路,我们的身家性命,就将完全托付给“小不点儿”了!我忧心忡忡……

  做了多年的心理工作,我也知道此时绝对不能给他再加心理负担。我也劝自己:领导既然派他来,就说明他能胜任,(唉!万一他们领导也“二”呢?)何况年轻人、男孩子,只要开车谨慎,应变能力比年龄大的或女司机还强呢!看我担心,奚老师还在私底下信誓旦旦地说:“您放心!真看他要不行,我来开!”在天津都是奚老师开车,她那急脾气和猛劲儿也常吓得我一跳两跳的,所以我赶紧打消了她的念头。

  尽管坐在第二排,我还是用安全带把自己结结实实固定在座位上。为了分散注意力,减少紧张,我有意多赏外面的风景。说实话,这种盘山绕谷,走乡穿镇的路比高速路更漂亮,更见风情,连中间上了一趟洗手间,那旁边的阔叶树和山山水水,都像是一个观景平台呢。


朱虹:福建行 CdAUR
<图3-2>洗手间外的景色依然美丽


  盘桓了一个小时蜿蜒、荒僻的山路,眼前出现了一片建筑,显然是到了一个村镇。最先映入我眼帘的竟然是一个教堂和它醒目的十字架,我慌忙抢拍一张照片,嘴里念叨着感叹当年传教士能在不可想像的交通不便下,让“上帝”在这里住下,那是一种什么精神?难道就是信仰的力量?我由衷地敬佩那最初的传道者,也惊异至今能这么好的发展和保护下来。


朱虹:福建行 ZBd4L
<图3-3>洋中镇的西式教堂


  “小不点儿”的车速并没有因为村镇而减慢下来,我还在感慨之际,忽然一个塑像和一个古建筑从我身边闪过,我只来得及看清是“老子”的塑像,到底是因为他曾在此讲学还是墓葬于此,他们也说不清。这些年看到了太多的地区发起“名人之争”,沾点边儿就成“故里” ,据说孙悟空的“故里”都有人争。当年我去浙江台州,那任领导竟然和多个城市打架争第一:他的一段古长城和北京争古长城第一;他的玉环岛和山东日照争第一缕阳光第一;他的蜜桔和黄岩争蜜桔第一。在这方面,咱大北京还真是充满包容和自信。

  错过了“老子”,我也格外留意了,果然不远又出现了一个像样的中式牌楼,上书的几个大字是“宋中书右相周某(我没认出来)故里”。我的思维正在“教堂”与“故里”的中西文化共存中感慨,一块标志牌闯进我的视野:“洋中镇”。哦!名副其实!


朱虹:福建行 VU6kl
<图3-4>洋中镇的中式故里


  穿过此镇,车延山路越爬越高,我耳朵也出现了飞机上那种闷堵,向下看山谷越来越深,偶尔有山村呈现,从高处俯瞰下去,那缕缕炊烟、小房小树,充满了生活的温情。暗观“小不点儿”开车,开得中规中矩,不远不近跟着一辆红色马自达,但绝不超车。我的心也慢慢松弛下来。


朱虹:福建行 YTCLD
<图3-5>炊烟袅袅的温馨小村



朱虹:福建行 9ekKW
<图3-6>晚霞中如诗如画的美景



朱虹:福建行 Au2m8
<图3-7>时尚的小城酒店


  天色渐暗,我们完全依赖导航。因为靠山近,一些湖光山色格外秀丽妖娆,如诗如画。就在这浓浓暮色中,转过了一个山口,眼前突然豁然开朗,空气也喧嚣起来,一个灯火辉煌的城市不是由远而近,而是从天而降,林立的高楼大厦逼着青山在他们身后隐退。奚老师兴奋地嚷嚷:“本来我都快崩溃了,为嘛就突然出来个大城市呢?这是不是就叫'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呢!”最让我胆寒的是,“小不点儿”从车上蹦下来,撒着欢儿的嚷“终于到了!”可见,他经历了一次挑战,我经历了一身冷汗!我唯一的祈祷就是明天平平安安返宁德,第二次总不会比第一次难吧!

  古田的徐总一行已经等候我们多时了,这次没有品茶,而是直接进入主题──吃饭、入住。这是我这次在福建的最后一节课,想到还有一天就会和儿子厦门相聚,心情也就好了许多。

  第二天一觉醒来,我就惊呆了,外面是瓢泼大雨,已经下了多时了。领导们在担心大雨会塌方,可能有的村镇的人赶不过来,而我此时只有一个心思:我可怎么回去啊!!

  课程依然如期圆满结束,时间已近11点,我坚决拒绝了徐总的热诚挽留,坚持提前返程,因为我们已经买好了下午4点去厦门的动车票。


朱虹:福建行 WOi1v
<图3-8>最后一节课


  天公作美,大雨戛然而止,留下了湿滑的路面和低垂的云雾。我们硬着头皮,无二选择地上路了。公路一侧的陡峭山壁上常看到“新修公路,注意安全!”的标示,老司机曾经告诉过我,新公路容易遇雨塌方、滑坡,而老公路却没有问题,因为断面已经长出植被了。我们小心翼翼地走着,老高(注:朱虹老公)在北京的家中也不踏实,告诉我隔一会儿就发个“平安”信息…….

  正在我们延山路盘旋,一次次和对面的车相错而过之际,突然那平时看起来在山间呈现云雾缭绕美景的浓雾,铺天盖地地扑过来,瞬间就把我们都覆盖了,视野内一下变得白茫茫一片,一、二十米外什么也看不见。路窄得本来错车都得你闪我躲,更别说能找一块宽敞地儿停下来了,况且,谁突然停下来,就更增加了被后边车追撞的危险。真是看不见还必须开!我们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后背都不知不觉离开了座椅靠背,我忍不住告诉“小不点儿”:“别慌!开雾灯!”可谁知他竟不知道雾灯在哪儿!我只好再命令:“打开双闪灯!跟住一辆车!”我们就这样在大雾中摸索着前进…….,突然,一个不要命的竟从对面超车过来,一个大车头瞬间出现在我们面前,幸亏“小不点儿”镇静没有急打轮,而是停了下来,对面的“冒失鬼”也煞住了车容我们擦肩而过。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大约20多分钟,我们从山上越向下开,眼前就越晴朗起来,这20多分钟竟像一个世纪那么长,我又一次感受了爱因斯坦的相对论那么的深刻准确。


朱虹:福建行 J6Rh8
<图3-9>大雾扑面而来


  刚一能看清周围,就发现山谷中一个村落的民房着大火了,眼看着我们脚下的民房正在被大火吞噬,弯曲的山路竟使这咫尺成为天涯,一种鞭长莫及的伤感油然而生。我们又走了大约有半个小时,才遇见两辆消防车鸣着笛相对开来。我心说了:此时怕那左邻右舍的邻居家都已经化为灰烬了……


朱虹:福建行 TlRig
<图3-10>眼看着民房被大火吞噬


  经历了三个半小时的“精神过山车”,我们终于告别了闽东的山山水水,平安抵达宁德市,至此也和中国人寿的朋友们告别,圆满完成了我们的任务。

  一切尘埃落定,我和奚老师坐在候车室,才反应过来我们都没吃午饭,此时已经临近下午3点。这小城市刚通动车不久,车站里别说没有餐馆,连个超市都没有。奚老师让我看着行李,她去站外看看。一会儿,她端着两桶泡好的康师傅牛肉面回来了。过去,我从来没吃完过一桶方便面,这次竟一扫而光,痛痛快快出了一身汗,那个爽啊!这竟成了我半个月来吃得最香的一顿饭!

  再见了!宁德!再见了!闽东!我们就要去和亲人相聚了!


朱虹:福建行 2ylu2
<图3-11>告别闽东



(待续)








编管组

帖子数 : 205
注册日期 : 12-12-04

返回页首 向下

朱虹:福建行 Empty 回复: 朱虹:福建行

帖子  编管组 于 2015-07-13, 15:19






福建行
㈣ 感受厦门

朱虹

  到了厦门和奚老师分手,各自找家人团聚。

  按儿子给我发的地址,我打的士奔宾馆,那是一个叫“曾厝垵”的地方。说实话,就我这文化,这三个字都不大敢念,犹豫地问司机,人家马上说:“哦!zēng cuò ǎn!”并且告诉我那是一个小渔村改建的私人旅馆区域。我向司机探寻着自由游厦门的必去地点和方式,分析着打车、租车和包车的利弊。说着话,他告诉我:“到村口了,你让宾馆的人来接你吧,车不能进去了。”我一看,似是一片商业街进口,“曾厝垵”的牌楼下人声鼎沸。


朱虹:福建行 IEEJX
<图4-1>曾厝垵村口

  一会儿,宾馆派了一个中年汉子来接我,他接过我手中的行李,把我领进了“村”。那就是一大片纵横交错的小吃街,有点像大栅栏、廊坊头条、二条等等穿起来的样子,但游人密集程度却远多于前门一带,完全可以和我们的庙会媲美。我心里一边埋怨着儿子怎么花高价住到庙会里来了,一边跟着那汉子在人流里弯弯曲曲地穿行。5分多钟就拐进了一条更小的胡同,这是一家私人三层小楼改建的宾馆,一楼是咖啡厅和一些玩石,人很少,静静的,有些幽暗。这里瞬间没有了喧嚣,真是个闹中取静的好地方。

  儿子两口晚于我到的厦门,我很快理解了他的选择。“曾厝垵”是近年厦门旅游的必游之地,集中了厦门乃至福建所有的特色小吃,每份量又不大,特别适合那种边走边吃,啥都想尝尝的需求。再加上村口面临一条宽阔美丽的滨海大道,穿过马路就是沙滩海景;延海边走着就到了著名的胡里山炮台;再穿回马路不远就是美丽的厦门大学;而和厦门大学南门犄角相抵的就是神圣的南普陀。住在这样一个吃的、玩的都近在咫尺的地方,儿子也算思虑周全了。儿子的初衷也是在厦门、鼓浪屿住几天,发发呆,休闲一下。


朱虹:福建行 Aoynh
<图4-2>美食



朱虹:福建行 SH0uz
<图4-3>南风海韵


  正因为如此,我们感到:


  包个车游厦大──值。

  厦门大学像北京大学一样,既是文化圣地,又是风景胜地。每天只接待2000游客,得排大队刷身份证进入。而且要走遍厦大的必看之处也是又热又累。我们通过那天的出租司机,找了一个他的在厦大工作的朋友,包他的私车进入厦大陪我们游览。

  在那里他带我们登高望海,与在海滩上看海,又别有一番风光。特别是他带我们去厦大的“情人湖”,那真是一个清净优雅的好去处,再多的游人也走不到那里。幽静的林荫道,平静的湖面,清澈的倒影,透着高雅、纯净,还有一丝丝神秘。


朱虹:福建行 13UcWD
<图4-4>登高望海别有风情


朱虹:福建行 Btmym
<图4-5>情人湖


朱虹:福建行 EPahZ
<图4-6>情人道


  科技会堂座落在中心区域,紧邻着湖水,幽静的湖水中游弋着几只黑天鹅。那天正赶上受学位典礼,这些风华正茂的莘莘学子,戴着标志着学士、硕士、博士的不同颜色绣穗的帽子,穿着不同颜色绣边的袍子,纷纷拍照留念。看着他们,真的觉得自己老了……

  厦大最有名的一处特色是她的“涂鸦墙”,设置在一条800多米的“芙蓉隧道”里,墙上涂满了学生们的画作,个性、自由、奔放。隧道深处还有一个小商品屋,有手绘厦大地图、文化衫等,也可以随便在那里坐坐,那里墙上贴满了学子们的留言,那里属于他们。



朱虹:福建行 DVwt5
<图4-7>涂鸦墙


朱虹:福建行 ZFdJm
<图4-8>小商品屋


朱虹:福建行 Kfwic
<图4-9>墙上贴满了学子们的留言

  因为有专车跟着,还有个内行的导游,玩热了回到车里就立时凉快下来,所以玩得又快又好。


  去趟“大嶝岛”──值。


朱虹:福建行 V20vf
<图4-10>厦门与周边岛屿

  大嶝岛是离金门最近的岛屿,不足2海里,当年这里是被称为“英雄三岛”的地方。当年一个在广州部队文工团的老同学告诉我,那是他们当年慰问战士去的最前沿,那里曾经遍布炮弹、喇叭、传单。当地人说,前几年开始开发大嶝岛时,地下经常挖出炮弹,不足10米就是个弹坑。现在那里风清水蓝,与大担岛、二担岛、金门岛隔海相望,这边的标语是“一国两制统一中国”,那边是“三民主义统一中国”。那里正在迅速发展,还有了自己的海关,建了一个免税商城,各种台湾商品都能在那里买到。海岛的一边正在填海,据说厦门的第二大机场就将在那里的海上建成。


朱虹:福建行 VDQ43
<图4-11>前沿


  岛上最奇的景致要算那棵近千年的大榕树,四面长出的气根又深扎入土中,就这样蔓延开了,成了一片森林,你无论站在哪个角度,也拍不出一张完整的大树,这种“独木成林”的景致让人叹为观止。


朱虹:福建行 IEzIr
<图4-12>照不全的大榕树



  在鼓浪屿住下──值。



朱虹:福建行 DPiCE
<图4-13>鼓浪屿


  都知道鼓浪屿早已不是当年那浸透了西洋和文化之风的鼓浪屿了。如今轮渡码头游人如织,10多分钟一趟还在高峰期买不到票。满街的小店鳞次栉比,以小吃为多,我好像被投进了另一个庙会圈。

  20年后重见鼓浪屿,总想找到熟悉的东西。虽然从码头到街道,充满了嘈杂和商业味道,中心街区像永远停不下来的庙会。但是静下心来观察,还有我心中的鼓浪屿:从我住的房间就可以远观“日光岩”,那狭小的方寸之地总是人头攒动。傍晚,大部分游客已经离岛,天气也不再像白天那样炎热,日光岩景点的门票也优惠为半价,我们才开始游览。尽管汗透衣衫,我还是一鼓作气登上岩顶,环岛景色尽收眼底,因为能见度好,大担岛、二担岛一览无余。漫步街头小巷,各种不同风格的老建筑,或重修、或破败,相继映入眼帘,神圣的十字架建筑不止著名的“三一教堂”一处。岛上看到的机动车,只见到消防车,似乎是红色的“陆虎”,再有就是清运垃圾的车辆,其他运输还是靠人力车来拉,看他们艰难地弯腰弓背地在人群中穿过,也明知这是一项工作,但总觉得心里有点难受,想帮忙又伸不出去手。


朱虹:福建行 N9vHO
<图4-14>著名的三一教堂


朱虹:福建行 20Gdc
<图4-15>岛上还靠人力运输


  因为多雨,云厚,打消了看日出的念头,清晨,大部分游客还没有上岛,此时,沿着那一条条小街,慢慢浏览那些斑驳的老房子,那些带着西方建筑特色的庭院、大门、石雕。走累了,我进了一家叫“菜园”的酒吧,要上一杯“夏日清凉”──柠檬配薄荷的清冽让人清澈心扉。那里的老板,也是主人,热情地邀请我逛他的花园小院,分享他老祖宗留给他们的财富和美景。这里的天气时时变化,一会儿乌云低沉,一会儿又蓝天白云,还不时有大飞机掠过。我喜欢安静儒雅的鼓浪屿,胜过繁华喧嚣的鼓浪屿。


朱虹:福建行 RRTu4
<图4-16>鼓浪屿的老建筑


朱虹:福建行 6HBil
<图4-17>鼓浪屿的老建筑


朱虹:福建行 FFcZH
<图4-18>鼓浪屿的老建筑


朱虹:福建行 S77XE
<图4-19>鼓浪屿的老建筑


朱虹:福建行 P8HIv
<图4-20>鼓浪屿的花园




福建行
㈤ 结束语

朱虹

  整整二十天,走过了福建的青山绿水,领略了福建的美食丽景,结识了福建的新朋好友,收获多多,感触多多。心里觉得装得满满的,满满的……。我想,人生经历就是这样一点点积累起来的吧,积累多了,她就浓了,浓得化不开了……


朱虹:福建行 AbQ1s
<图4-21>告别鼓浪屿


朱虹:福建行 LKu07
<图4-22>告别厦门









编管组

帖子数 : 205
注册日期 : 12-12-04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