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燕山行

向下

10月燕山行 Empty 10月燕山行

帖子  tangning 于 2014-10-10, 12:12

昨天去燕山了。

节前与朱虹、郑季厚等人约好过完节去燕山石化,看看朱虹介绍的大石河湿地公园,再进厂去怀旧。
天公不作美,严重雾霾,听着“建议老人和儿童减少户外活动”的警示,一早从顺义驱车来到大石河湿地公园。湿地公园不太大,路北是“红领巾公园”,路南是“夕阳红公园”,都属于大石河湿地公园的范围。想着我们年轻时每每经过大石河那干涸的河床和河底一块块的大石头,感觉今天已经没有了“大石河”。

接着去了厂区。
曹总和朱虹在我们一行当中,引得厂办主任亲自接待。曙光厂前面的道路已经成了场内路,向阳曙光成为一体,大苯酚和曙光的间甲酚改造成了一苯酚和二苯酚,仪表室统一在曙光的中控室,大苯酚车间的控制室只是现场监控职能了。
中控室南面是职能部门的办公室,一间办公室放下了原办公楼的许多科室的业务。在办公室见到了现任厂长,一位年轻的小伙子。

(我的电脑打开老苯很慢甚至不能发照片,好在郑季厚发了照片)

tangning

帖子数 : 458
注册日期 : 12-12-15

返回页首 向下

10月燕山行 Empty 回复: 10月燕山行

帖子  tangning 于 2014-10-11, 22:29

厂长年轻,厂办主任也年轻,车间工人却不显年轻,好像50%是花白头发的老工人了。一问才知道,向阳厂从1997年后就没有招工,车间里都是97年前入厂的职工,包括70年代末和80年代入厂的工人。我问办公室主任为什么不招工或接收大学毕业生,他说想在一线充实大学生但是留不住人,到现在为止倒班一线基本没有大学毕业生,倒班的还是原来中专技校毕业的,加上人手不缺,所以一直没有招人。

tangning

帖子数 : 458
注册日期 : 12-12-15

返回页首 向下

10月燕山行 Empty 回复: 10月燕山行

帖子  tangning 于 2014-10-13, 23:22

曹总真的很让人佩服。他是名符其实的苯酚丙酮专家,他的专利使工人摆脱了班班加三氯化铝的艰辛,他现在依然在催化剂和苯酚车间其他技术问题上创新,依然在参与着技改项目。

tangning

帖子数 : 458
注册日期 : 12-12-15

返回页首 向下

10月燕山行 Empty 回复: 10月燕山行

帖子  tangning 于 2014-10-15, 22:31

从厂里出来我们驱车来到白水寺山脚下。在朱虹、高月林率领大家前往白水寺,一路上大家回忆着当年去白水寺的经历。应该是70年的某天,大家也是沿着这条路上山,周晓南在清清的溪水中忽然发现了一只甲鱼,其他人没有这样的运气,只能在溪水两旁采几个酸枣。谈起这段经历,我们一行当中竟然好几个人记得。当年的白水寺完全没有名气,寺庙只是几个柱子支撑着破旧的屋顶,四面墙壁已经坍塌到坏,我记得进入寺庙前的墙壁上,左边画着一员大将“哼”,右边画着一员大将“哈”,哼哈二将忠实的守护着破烂不堪的白水寺。

不知哪年白水寺重新修缮成了今天的样子,可惜的是我们去的那天寺庙大门紧锁,没能进去。

小溪水虽然还在流淌但是不清了,当然更见不到野生的甲鱼。看着陌生的新白水寺,我想,但愿哼哈二将还在继续守护着它。

tangning

帖子数 : 458
注册日期 : 12-12-15

返回页首 向下

10月燕山行 Empty 回复: 10月燕山行

帖子  tangning 于 2014-10-16, 23:30

从白水寺下来走到一片平地上,高月林指着远处一座小山上的亭子对大家说:“那就是拴马桩!” 尽管雾霾,朦朦胧胧中仍能看出拴马桩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后建的小亭子。

忽然感觉拴马桩的山这么高这么远,当年是怎么走过去怎么爬上去的?高月林和朱虹问:“咱们还去吗?”没有一个人再有勇气爬拴马桩了,大家异口同声回答:“不去了”。

tangning

帖子数 : 458
注册日期 : 12-12-15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