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易生 马颂德:他们是谁?

向下

郑易生 马颂德:他们是谁? Empty 郑易生 马颂德:他们是谁?

帖子  编管组 于 2014-09-17, 11:32


郑易生 马颂德:他们是谁? VwaaZ



老苯天空通讯:
  纪念“8.21”四十周年集体祭奠仪式之后,根据大家的愿望,老苯天空编管组将把此次祭奠仪式和系列纪念活动的有关资料整理成册,编印《“8.21”四十周年纪念文集》。现在在这里发布的原向阳厂仪表车间郑易生同志的《对8.21的记忆》回忆文章,是他向纪念文集提供的新近写成的几篇短文中的一篇。现在“老苯天空”论坛网站刊载这篇文章,用以表达对包括仪表车间范舒平、李秀华在内的牺牲工友们的深切怀念。



郑易生 马颂德:他们是谁? Ypnjh


郑易生:纪念8.21

之一:对8.21的记忆

(2014.9.15)


  40年前的8.21事故前后的日子,我记得一些场面:

  出事故这天晚饭时,在食堂,范舒平打饭后转过身来,看到我排在后面正在把饭碗里的茶水倒掉(准备买饭),就说了一句“这个人真够新鲜的,拿茶碗当饭碗吃饭!(大意)”我忘记我是否应答了。在我记忆中,这是我们之间唯一说过的话!我事后才想到,她端着饭就是去苯酚丙酮值夜班的。

  我想起爆炸后范舒平的病床被放在总厂医院乱哄哄的大厅里,她不久呼吸困难,┅切气管┅,一直很安静。在疯狂驶向北京的急救车里,我握着她输液的手臂,她一直是昏迷的。我记得在北大医院每天听医生讲她病情变化(作为几名室外后勤之一),医生们一直到最后都说她的意志非常坚强┅。我想起她愤怒悲伤的母亲┅,而她的父亲,见到大街上有一个同龄的女孩竟然痛苦的站不住了┅。

  我想起在丰台李秀华的家里,我被派到外屋守了一夜,听着秀华的妈妈的撕心裂肺的哭泣渐渐平息(我只呆了一晚),记得是那天她得知了爱女去世的消息┅。

  我还记得当我(与另一个同志)在黑龙江的兴凯湖、嫩江军垦农场代表厂方办理调动手续(弟弟妹妹顶替苯酚丙酮的两位牺牲者,记得有一位姓孟┅)的时候,看到其他的北京知青露出的羡慕的眼神,那一瞬间深深地刺痛了我┅。

  不久,我被调到苯酚丙酮仪表班当班长。记得我受命写范舒平的事迹,写了好久交上去,但最终只是成就了一个必须大改的东西。可能我是太用心了,反而写不利索了。

  40年了,那些场景,包括当时自己的无奈、伤感、悲愤、感动的思想已经在时光消逝中淡化了、模糊了、简化了。





编管组

帖子数 : 205
注册日期 : 12-12-04

返回页首 向下

郑易生 马颂德:他们是谁? Empty 郑易生:致敬,《老苯天空》!

帖子  编管组 于 2014-09-18, 15:55





老苯天空通讯:
  纪念“8.21”四十周年集体祭奠仪式之后,根据大家的愿望,老苯天空编管组将把此次祭奠仪式和系列纪念活动的有关资料整理成册,编印《“8.21”四十周年纪念文集》。现在在这里发布的原向阳厂仪表车间郑易生同志的《致敬,“老苯天空”!》文章,是他向纪念文集提供的新近写成的几篇短文中的一篇。现在“老苯天空”论坛网站刊载这篇文章,用以表达对8.21牺牲工友们的深切怀念,以及对我们这个群体的精神和凝聚力的珍视。



郑易生 马颂德:他们是谁? EU41a



郑易生:纪念8.21

之二:致敬,《老苯天空》!

(2014.9.15)


  边瑞同学通知我为纪念821四十年写些回忆,我感觉应当想想40年前与821有关的事,但总是迟迟不能进入┅,也许是40年的时间改变了太多?或者是趋利避害的本性作怪?我打开《老苯天空》网页,首先看到的是这么多年来大家对事故中的牺牲者的追思回忆,从死亡边缘走过来的战友的回忆(特别是朱虹的“碎片”和商卫平的“磨砺”)┅。这使我想起一首名为《痛苦颂》的诗(这是一个老高二中学生文革时写的,他不是诗人,但是我一直记得这首诗。),主人公面对痛苦说:

    人们躲避你,
    胜于虎豹豺狼,
    而我,
    却愿抽取你心中的丝条,
    编织你那真切的形象┅

  我发现这首诗的气质很像《老苯天空》:深情而又坚强。

  《老苯天空》是一个可敬的集体的心灵:它慰藉着伤者的情感,助人以直视灾难、生死与痛苦的精神力量。那一场夺走青春与生命、重创逝者的家庭、暴露严重问题、教训惨痛的爆炸事故已经过去40年了,有很多原因令人不愿想起它来。但是,很难想象到,大爆炸的废墟下的幸存者那里,竟生长出来一株如此纯洁的、不死的花──《老苯天空》!老苯战友们(我有许多面熟但并未来往)──不管在何处工作──联起手来,在40年的时间里,一直互相帮助与鼓励、好像一个特殊的命运共同体。在《老苯天空》里,还可看到战友们乐观而丰富的人生轨迹变化有多大,读书思考充满多样性,时时分享着生活中的快乐之处──今天已经进入带孙子加外出旅游的新阶段啦┅。

  谁也离不开物质而生活,但在物欲横流的世界上,我们总会以各种不同的方式寻找内心的力量和安宁,通过家庭、友谊、信仰、善行、求索┅。我们珍惜年轻时的那种纯洁与热情,甚至渴望着(也许是潜意识地)它的复归,哪怕只是其一小部分┅。在《老苯天空》里,我集中地感受到许多这类可贵的东西。

  旁观者清。老苯的朋友也许自己不觉得《老苯天空》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我觉得有。我大胆地想:他们和许多人一样鄙视世间的任何虚伪和矫饰,但他们可能更相信这世界有崇高的精神。因为他们不仅经历过沧桑苦难,而且在悲剧中见到过、感受过、体验过一种共同的奋斗,或者说他们自己就是在很大程度上凭借着它产生的意志力从死亡线上站起来的英雄。







编管组

帖子数 : 205
注册日期 : 12-12-04

返回页首 向下

郑易生 马颂德:他们是谁? Empty 回忆8.21-他们是谁?

帖子  编管组 于 2014-09-19, 01:43




老苯天空通讯:
  纪念“8.21”四十周年集体祭奠仪式之后,根据大家的愿望,老苯天空编管组将把此次祭奠仪式和系列纪念活动的有关资料整理成册,编印《“8.21”四十周年纪念文集》。现在在这里发布的原向阳厂仪表车间郑易生、马颂德同志的《他们是谁》回忆文章,是他们向纪念文集提供的新近写成的几篇短文中的一篇。现在“老苯天空”论坛网站刊载这篇短文,用以表达对牺牲工友们的深切怀念,也是对人间真情的呼唤。





回忆8.21-他们是谁?

郑易生 马颂德

郑易生 马颂德:他们是谁? JXhQb



  8.21那天晚上,与往常一样,我们两人晚饭后,都在仪表车间。因为当时都是单身,集体宿舍无法读书,而仪表车间非常安静,晚饭后我们常在仪表车间办公室读书、聊天。

  像是冥冥中有什么暗示,那天我们出来比较晚,快12点时才出车间准备回宿舍。刚出车间的门,就听到东北面苯酚丙酮车间传来一声巨响,回头一看,离我们仅几十米远的苯酚丙酮车间腾空升起上百米的火球,在已是漆黑的夜空分外耀眼,出事了!直至今日,那瞬间的画面仍然清晰地,并已经永远的定格在我们的脑中┅。

  犹豫片刻,我们俩向苯酚丙酮装置冲去,还没进装置,在装置的西边就看见有人从装置里冲出来(不记得看到有几个人),其中有一个人在最前面,但他摇摇晃晃地出来,一下倒在我们眼前的地上。我们想抱起他,但是抓不住。情急中,颂德跑到正对着苯酚丙酮车间的仪表车间小值班室抓来一个床单,将伤员放在床单上,然后我们一人抓住两个角,把伤员抬出去,刚抬出去几十米,在仪表车间门口,来了一辆大卡车,我们把这个人抬上车。跟着卡车到了总厂医院┉。

  被抬上车的年轻人个子不高,没有声音,样子我们也记不清了,至今也不知他是谁?是不是还在?

  我们至今还很诧异,这辆大卡车来的如此神速,是不是司机班的师傅看到这里的火光,在第一时间开车过来救人的?我想,这应该是那天最早开过来的“救护车”,送出去的第一个伤员。那位司机是谁?


2014.9.15




编管组

帖子数 : 205
注册日期 : 12-12-04

返回页首 向下

郑易生 马颂德:他们是谁? Empty 回复: 郑易生 马颂德:他们是谁?

帖子  游客 于 2014-09-20, 11:05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供职的报社在王府井,老郑在社科院,我们都骑自行车上下班,经常能在东单三条碰面,总要停下来聊一聊,聊聊老苯,聊聊向阳。老郑是老大哥,在厂里时就帮助过我,前些天见面,老大哥依旧所言感人。

游客
游客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