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内疚

向下

永远的内疚 Empty 永远的内疚

帖子  编管组 于 2014-08-15, 17:18


永远的内疚 3IXJr


老苯天空通讯:
  这是2010年8月下旬周晓南、郭聿林在“老苯天空”上写的两个帖子。



“8.21”追思 周晓南 2010-08-22

  昨天参加了谢德斌、张守志的扫墓,同时也是对1974年8月21日牺牲的所有同志的追思。几十位战友冒雨参加及大家发自肺腑的发言让我深深体会到:老苯的同志们深厚的友谊是在青春年华的奋斗中,用鲜血和生命凝成的,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在怀念牺牲的战友的同时我也十分内疚。回忆36年前的当天,我在调度上中班,老苯检修后下午4点开车。开始都正常,到8点多我到控制室听分析的人反映,321罐温度异常的高,到现场一检查发现320换热器上下水阀没开,我想大概检修时为刷漆关了,开车时忘了。就把水阀打开,下料管凉了,就觉得没事了。回到控制室待到11点多,回调度交班。没想到一回到家满天红光一声闷响,我心中一惊以为小聚出事了。没等跑到现场听说是老苯,心中就一凉,到了现场就震惊了......,现状不堪回首。
  后来分析原因321罐中的凉物料马上就被泵抽走了,上边的高温过氧化物长时间过热分解,造成热分解连锁反应而爆炸。当时要是用凉水浇一下321罐,或者降一下321罐的液面一定不会出事,真是对不起他们。当时自己还太年轻太没经验,没能制止事故发生。后来在曹钢同志的主持下进行了改造,消除了隐患。8月21日成了燕化安全生产日。36年了每到8.21想起来心中还是不安。老苯天空的伙计们组织这次活动给了我机会,说说当时的情况和心情,希望牺牲的战友们九泉之下有知能够了解。
  我平常不爱动笔, 在网上看到大家的帖子深感老苯天空的凝聚力不是盖的,不得不写一点。不过以后有什么活动我还是积极参加。
  


永远的内疚 郭聿林 2010-08-24

  周晓南谈到了自己的内疚,其实我何尝不是如此呢!我应该比周晓南有更多的内疚。36年前的当天,我是当班的值班长,我没有及时察觉生产过程中的问题,不能不说是一种失职。我是从烃化精馏岗位出身的,对烃化工段很熟悉,但对氧化工段的工艺流程实在是懵懵懂懂。我作为一个担任值班长时间不长的青年工人,除了协助从8341部队复员的老值班长尹成凤处理班组事务外,在生产上,特别是在氧化工段的生产上过多地依赖老尹。老尹比我有魄力,对氧化工段也很熟,我却感觉经验不足,滋生了依赖性。可偏巧在“八·二一”之前的那些天,老尹回山东老家去了,我便顶上去带班。由于我对氧化工段没有什么发言权,所以完全依靠岗位上的操作工。可能是操作工知道我对氧化工段不熟悉,当天一些情况他们就自己处理了,没有向我报告。说实在的,凭我当时的认识水平,即使他们向我报告了,我也不会有特别的意识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结果,320换热器和321罐的情况我竟然一点不知道,作为值班长实在不应该,我也一直感到内疚。也正是由于他们没有向我报告,才给我留下了生的机会,如果当时他们把情况告诉了我,我很可能也就列入牺牲人员的名单当中了。牺牲工友们付出了惨痛的生命代价,这么多年来在我心中始终纠成一个结,难以解开……
  经过抢修重新恢复生产以后,我在继续担任值班长的同时,就拜氧化岗位的武月英为师,花了较多的精力学习氧化岗位的工艺流程和操作规程,在较大程度上降低了依赖性。那段时间,我常常独自来到厂房一楼新的321罐旁边,摸摸罐的温度,看看液面计,好像这样才能舒缓一下内心的负疚感……
   




编管组

帖子数 : 205
注册日期 : 12-12-04

返回页首 向下

永远的内疚 Empty 回复: 永远的内疚

帖子  tangning 于 2014-08-16, 23:59

记得当年看完周晓南的文章我就写了自己的感想。
听说40年前的那天周晓南发现了321温度过高的原因,听说事故当时周晓南跑到已经着火的二楼放空了氧化塔内物料阻止了事故的进一步扩大……这一天的周晓南堪称英雄。

tangning

帖子数 : 458
注册日期 : 12-12-15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