隆重推出郎慧绵清明手稿

向下

隆重推出郎慧绵清明手稿 Empty 隆重推出郎慧绵清明手稿

帖子  编管组 于 2014-08-08, 08:00


老苯天空通讯:

  下面的这一段文字,是2009年的时候,为纪念“八·二一”三十五周年,郭聿林在老苯天空网站写的一个札记,由此隆重推出了郎慧绵1975年清明手稿。札记介绍了这份清明手稿的由来并将其全文刊发,以此种方式表达了对“八·二一”牺牲工友的深切怀念。
  又是五年过去了,在“八·二一”四十周年纪念日到来的时候,特将上述札记和清明手稿重新刊载在新版“老苯天空”上,与众多向阳厂的老工友一起深切缅怀四十年前因公牺牲的缪延栋、范舒平、谢德斌、张守志、张世伟、王建国、孟秀珍、张树茂、郭群舞、吕志明、李秀华、盛强、高连珠13位同志。




郭聿林2009年札记:
隆重推出郎慧绵清明手稿
(2009.8.19)

  又是一年“八·二一”。今年是“八·二一”整整三十五周年!

  今年春节前夕,一月十七日在中石化党校大聚会时,郎慧绵郑重其事而又忐忑不安地交给我一份历史资料,告诉我说这是他三十多年前写的一篇文稿,一直不敢拿出来,担心其中表达的感受不能被现在的人接受,对自己的写作水平也心存顾虑。但这毕竟是历史的真实记录,现在拿出来让我帮助看看有没有什么不合适的,帮他改一改。

  我仔细地把文稿带回家,先把手洗干净,擦干,然后小心翼翼地解开牛皮纸档案袋封口,里面有一个防潮的硬塑料袋,塑料袋里面是用报纸护着的五页旧稿纸,稿纸上是郎慧绵当年的笔迹。我读了起来。原来这是在“八·二一”过去七个半月之后,也就是1975年清明节的时候,郎慧绵在心潮难平的思绪中写下的一篇手稿。文中沁透了对牺牲战友的深切怀念,以手稿形式把内心的感受向自己悉数倾诉,用以寄托百感交集的难解情缘。那工整绢秀的字体,表达了深沉庄重的情怀。我一口气读完手稿,被深深感动了。这份尘封多年的珍贵历史资料,表达的感情是那么真挚,那么发自肺腑,虽然是三十多年前写的,但即使在今天读来也没有任何不适合的表述,文笔也十分流畅。我没有对文稿内容做任何修改,只是做了一些文字勘校。我觉得这份珍贵的历史资料应该用现代信息技术手段复制保存下来,我对这五页稿纸用数码相机逐页进行了拍照,又用编辑软件逐字进行录入,以图象和文本两种形式为它建立了计算机文档。

  手稿文本和照片的电子文档建好以后,我通过电子邮件把它们传给了郎慧绵。郎慧绵收到文本和照片后,深夜里给我回了一封邮件,他是这样写的:

  聿林兄:您好!照片都收到了!文稿也看到了!看过后我落泪了!我背着家人流了好一阵泪!此文稿在我手中放了三十多年,一直压在办公室文件柜里,偶尔翻到时心里五味俱全,总觉得我仿佛欠下了遇难的朋友们一笔债!将文稿交给您时我的心里忐忑不安:一是事隔三十余年,事过境迁,当时的少年情感是否能被现在的人们理解?二是囿于当年的文笔拙劣,惟恐涂惹高手耻笑!亦或还有三、四、五……!因此请聿林兄理解我交稿时的惴惴不安!我想:此稿经聿林兄修改、整理后择时发出时,请聿林兄能否将我的担忧和顾虑也一并登出?是否妥当?请聿林兄自酌吧!
  再有就是感谢了!看得出来,聿林兄对弟之拙文是逐行逐句逐字审核校对的,真是让您费时费心费神了,我只有谢谢兄长您的份儿了!我感觉到聿林兄能帮我偿还那些朋友们的债了……这样我的心里好象略微平静一些!当我又一遍重新阅读在屏幕中出现的照片和文稿时,思绪又回到了三十五年前……我忍不住又流泪了……流泪了……不说了,别笑话我啊!弟郎慧绵
            2009.2.15凌晨
  
  
  
  看到郎慧绵回复的邮件,我也不禁十分动情!那刻骨铭心的心缘感受,总令我们情不自禁地沉入凝思,在凝思中体味内心难以释怀的复杂滋味,在体味中寄托情思和心愿。对牺牲战友的怀念,是我们这些向阳老苯人挥之不去的永久情结。在“八·二一”三十五周年到来的时候,我特向大家隆重推出郎慧绵1975年清明手稿,作为对牺牲战友的祭奠,也表达对我们受过血与火洗礼的共同经历的珍视,还作为对凝结我们理想与情怀的老苯精神的仰护。

   ──郭聿林


  
  
  



郎慧绵1975年清明手稿

隆重推出郎慧绵清明手稿 VCp0m


  四月的北京,正值清明时节,春风拂面,芍药初开,碧桃如醉。

  假日的黄昏,我沿着宽阔的长安街从天安门广场向西漫步,走过了紫禁城朱红色宫墙旁幽静的林荫道,经过了可以鸣报“东方红”的电报大楼,穿过热闹繁华的西单路口,走到较为安静的民族宫和民族饭店旁,我止住了脚步,向西眺望:不远处新盖起了一座大楼,式样与电报大楼很相似,只是楼顶没有大钟表,这是新建的长途电话大楼。从大楼往西南看,电视大楼顶上的红灯已经亮了。暮色当中,再往西的革命军事博物馆轮廓已经模模糊糊了。如果要再往远处看,那就很难看清什么了。迎面吹来的微带热气的春风,使我好像想起了什么。此时此刻,我的眼睛虽再望不到更远处,但一颗心却远远地飞到了更西面──西郊的八宝山。

  八宝山,长眠着多少为了革命,为了祖国,为了人民而英勇献身的革命先烈,其中有老一辈的革命者,他们为了新中国的诞生而洒尽了最后一滴鲜血;还有在新中国的革命和建设中献出宝贵生命的无数同志。在八宝山的郁郁青松下,在庄重肃穆的骨灰堂里,沉睡着我们无数革命先烈和革命同志,在这当中就有着和我在同一班组工作过的、在同一课堂上学习过的、在同一宿舍住宿过的几个年轻的朋友和伙伴。

  我永远不能忘记的那一天是1974年8月21日,也是几个年轻的朋友和伙伴与我永别的那一天。我和同宿舍的朋友一道冒着蒙蒙细雨深夜11点钟走出了宿舍去接班。虽然我们以前接触不算很多,在同一宿舍住宿不过半年左右,可能是脾气相投的缘故吧,我们无话不谈,十分合得来。无论是上下班或者去食堂吃饭,总爱在一起走。但是,谁又能想到今天竟是他一生中最后一次和我并肩行走呢?谁又能想到这是他最后一次去履行他的职责呢?一小时以后,谁又能想到我的朋友和其他一些人在一次意外的爆炸事故中献出了年轻的生命、火一样的青春呢?

  亲爱的朋友,你可曾知道,在爆炸过的现场,在一场大火后烧的只剩下残墙断壁的火场旁,我和同岗工友含着热泪互相鼓励:“一定要找到我们的朋友!”但是,晚了,殊不知这时你早已停止了呼吸,以身殉职了。当我们知道这个噩耗后,同岗工友失声痛哭,我也禁不住流下了滚滚热泪。很长时间以来,我都不相信这是一场真事,直至到现在,我恍恍惚惚地觉得总像在做梦,你好像仍然活在我们中间,不过是在北京城里等着我们去到你家找你,而后一同去各处玩耍罢了!

  令人难忘的是去年的清明节,那一天清早,全班同志一道去房山骨灰堂扫烈士墓。早在几天以前,楼上的女同志和楼下的男同志就一起赶制好了一个花圈。我清楚地记得是你──我的朋友,肩扛着那个花圈,坐在别人的自行车后架上,花圈上的白色长挽联随着自行车的走动而飘了起来。一年前的清明节,你和大家一起去给别人扫墓,而一年后的清明节,我们──你活着的这些朋友却要满怀悲痛给你扫墓,不由得想起了一年前那随风飘动的白色挽联……。这一切,又有谁能预想的到呢?又有谁能体会到此时此刻我们的心情呢?

  亲爱的朋友,我没有忘记,一年前的春天,我们八、九个男同志一起骑车到十三陵去玩。现在,又是一个春天到了,想起来一道骑车玩耍的事就好像是昨天似的。记得咱们俩总是骑在大伙的后面,一面骑,一面聊,说了很多心里话。骑的有些累的时候,我们两人就在骑的飞快的自行车上,相互给对方点了一支烟呢!朋友,在归来的路上,你在自行车上感觉冷了,不是我帮你穿上了那件蓝制服吗?一边骑着,一边穿衣服,想起来可也够“悬”的。在十三陵水库大坝亭子前照的那张集体像,咱们俩挨在一起,我扶着你的肩膀,望着远处的风景,我们都尽情地笑着。这张珍贵的照片现在压在玻璃板下,一看到它,那一天的情景又浮现在眼前。

隆重推出郎慧绵清明手稿 Medish

  亲爱的朋友,我记得我们一起冒着炎热的天气到军事博物馆去看《平原作战》的电影。当剧中的老大娘被日本兵杀害后,八路军手扶老大娘用过的铁锹,哀思如潮,落下了滚滚热泪的时候,我记得你坐在我旁边,感叹地说了一句:“哎!落下了英雄泪啊!”现在,每当我一听到收音机里播送这个戏的时候,心情总是不平静,总是不由自主地想起你,这也许是咱们一起看的这个电影的缘故吧!亲爱的朋友,你可知道当我们听到你已不在人间的时候,我们流下了多少悲痛的眼泪啊!

  亲爱的朋友,我还记得我们一同在文化宫和中山公园追找我们同宿舍的□□和他女朋友这件事,想起来多么像两个孩子的举动啊!为了找到目标,我还架上了眼镜,我们两人瞪圆了眼睛,伸长了脖子,满处寻找人家。一不留神,我们一人踩了一脚泥,多可笑啊!

  亲爱的朋友,我记得更清楚的是有一次正上着班,我肚子疼得很难受,是你搀扶着我,跨上了救护车。在那左右摇摆的汽车里,我们坐在一个座位上,你生怕我受不了颠簸,不住地问长问短。在医院里为我挂号、试表、交费、取药,一直陪伴着我忙碌到深夜。恰巧那天我们身上谁也没有带烟,真把你憋坏了……

  想起这些往事,就好像发生在昨天一样。多么令人难忘,又令人怀念啊!

  亲爱的朋友,你没有死,你仍然活着,活在我们心里。不是吗?常听同岗工友对我讲起:她又梦见你了。我也是如此,经常在睡觉前,把你和所有受难者回想起来,你们遇难的情景像演电影似的在脑海中重现,好像只有这样,才能对得起你们似的。

  亲爱的朋友,你不在我们中间了,但你的音容笑貌我们是永远也忘不了的。甚至很多同事的父母亲听到这不幸的消息后,都落下了辛酸的眼泪。在你遇难后,我们没有忘记去探望你年迈的父亲和多病的姐姐,没有忘记你生前对我们的希望,更没有忘记要继承你的遗志。如果你能知道这些,想你一定会含笑于九泉之下的!……

  长安街的灯亮了,宽阔的马路上,来来往往的大小轿车闪着红红绿绿的尾灯,使人眼花缭乱,尤其是小轿车清脆的喇叭声给这条古都街道的夜晚更增添了生气。我止住了自己的遐想,望着那整齐地排列在街道上空的高压水银灯,由我的上空一直延伸到更远的西郊,就好像缀上了无数颗夜明珠。看着这白色而又稍发蓝色的灯光,我忽然又产生了一个奇怪的念头:可不可以凭借这无数夜明珠组成的“闪光电路”将我们的哀思和怀念告诉沉睡在八宝山的朋友们和伙伴们呢?如果可以的话,那就请朋友们和伙伴们放心,我们将永远怀念你们,我们将在每年的这个时候来探望你们!

  安息吧!我亲爱的朋友和伙伴们!
  
  
     1975清明节 郎慧绵








编管组

帖子数 : 205
注册日期 : 12-12-04

返回页首 向下

隆重推出郎慧绵清明手稿 Empty 回复: 隆重推出郎慧绵清明手稿

帖子  zhengjihou 于 2014-08-08, 21:35

郎慧绵的清明手稿在“老苯天空”刊出后,老工友们纷纷跟帖,下面是其中的几段:


罗津晶跟帖(2009-08-19)
  含着泪水读完了这篇尘封了35年的、催人泪下的清明手稿, 心中久久不能平静。郎慧绵的手记又钩起了许多我们和牺牲的战友们的一个一个的青春记忆。感谢郭聿林在纪念“8.21”35年之际,将郎慧绵的清明手稿在老苯的天空登录出来,让我们以这种方式思念我们的好战友、好伙件,以这种方式寄托我们的哀思。安息吧!亲爱的战友们!我们永远怀念你们!


唐宁跟帖(2009-08-21)
  从昨晚到今早,一直聊着8.21话题。
  当年我和耿小平都是8.22下午接中班的,我们都是8.22上午回到厂里听说的事故,耿小平来到车间时万里同志(刚刚文革后恢复工作好像是北京市政府抓工业的)正在巡视,耿小平听见他对向阳和车间领导说:“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是要求你们赶快组织抢救和恢复生产的时候”。我到的比较晚,快中午了,来到车间只见到那种事故后的惨景。
  后来,缪延栋的骨灰在老山骨灰堂外深埋了,他的哥哥和其他亲属在耿小平耿新同等陪同下参加了深埋仪式,孟秀珍的骨灰由任业敏陪同送回老家了,张守志谢德斌的骨灰安放到香山脚下墓地……


夏智道跟帖(2009-08-21)
  读郎慧绵三十四年前清明手稿,更加怀念“八·二一”牺牲的战友,尤其看到当年在十三陵水库的照片,自行车团队显示了我们七十年代工人的风采,牺牲的战友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zhengjihou

帖子数 : 270
注册日期 : 12-12-13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