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插曲

1页/共2 1, 2  下一步

向下

小插曲 Empty 小插曲

帖子  Jiangbaoyuan 于 2013-08-02, 18:15

中学时第一课动物课,老师开讲人就是动物,突然听到后面同学"先生,你是狗呀!"。老师接着说:"人是高等动物。"那位同学还在嘟嚷:"我不是动物不是狗"。这位同学最终记过处分。


Jiangbaoyuan

帖子数 : 25
注册日期 : 13-01-27

返回页首 向下

小插曲 Empty 回复: 小插曲

帖子  zhuh-gao 于 2013-08-02, 22:06

看见楼上回忆,不禁想起在女附中的几件趣事:

上植物课,讲植物有植根系和须根系之分,竟有淘气学生问老师:"老师,达尔文的胡子是直根系还是须根系?"

同样是植物课讲"光合作用",老师在我们上课的北楼门口台阶上放了两个玻璃罩杯,各罩住一只小白鼠,其中一个杯子里放了一盆洋绣球花,意在告诉我们有植物的在阳光下会放出氧气,小白鼠就不会缺氧而死,而另一个没有植物的的玻璃罩杯中的小白鼠则会逐渐缺氧死去。杯子放在门口是利于各班学生下课都可以观察到。但老师没想到我们善心大于求证,走过路过的同学们,只要没看到有老师,就会猛掀一下那个没有洋绣球花的小白鼠的杯罩,保证小白鼠的充足氧气。大家得意地看到:这个实验到底没做成!

坐在我后边位子的小彬是个电影迷,初中也正是追星的年华,一次路上遇见演员王心刚,竟在人家后边跟踪了好几站。地理课上,像老学究似的老师苦口婆心地给我们讲中国的工业基地,讲我们引以为自豪的,标志性的长春第一汽车制造厂。。。最后,老师为了强化重点,又把小彬叫起来提问:"长春最著名出产什么?"小彬于是呗儿都没打,流利地答出:"出电影!"接下来是我们的哄堂大笑和尴尬的老师。。。

青春真好!

zhuh-gao

帖子数 : 21
注册日期 : 12-12-13

返回页首 向下

小插曲 Empty 回复: 小插曲

帖子  guoyulin 于 2013-08-04, 01:53



  记得我读初中时上生物课,学到动物学部分时,最先学习的是最简单的单细胞动物──草履虫。老师教给我们,草履虫的细胞中有一个细胞核,两个液泡。只可惜有的同学上课思想开了小差。50年后的今天我还清楚地记得,有一次老师进行课堂提问,叫起一位姓焦的同学,问道:“草履虫有几个液泡哇”?焦同学一时语塞,犹豫了一会儿,试探性地模糊回答:“有……好些呢”!课堂上出现同学们的笑声,焦同学不知自己哪儿回答得不合适了。老师停了一会儿又进一步追问:“那到底有几个啊”?焦同学镇定了一下,然后说:“一个”!接着课堂上爆发出哄堂大笑!



guoyulin

帖子数 : 385
注册日期 : 12-12-04

返回页首 向下

小插曲 Empty 回复: 小插曲

帖子  chencs 于 2013-08-04, 12:11

学习好的同学上课注意力集中,学习不好的同学注意力不集中,我就是一个注意力极不集中的学生,老想玩的,上课常出笑话!

chencs

帖子数 : 376
注册日期 : 12-12-16

返回页首 向下

小插曲 Empty 小插曲

帖子  zhangyanbao 于 2013-08-04, 13:45


说起中学生活,真是小插曲多,不仅我们上学时如此,下一代在上生物课时也是这样。女儿上初一时,生物课上老师讲到真菌,同学们都在听讲,突然冒出一个声音(模仿广告词)“脚气是由真菌引起的。”全班哄堂大笑。

zhangyanbao

帖子数 : 33
注册日期 : 12-12-18

返回页首 向下

小插曲 Empty 回复: 小插曲

帖子  chencs 于 2013-08-04, 18:57

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老了老了检讨起来,真不应该,家里供我读书不容易,好在稍大一点的时候,知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随学习好的同学一起,才不太好玩了,不然就成废物典型一个!老年人常说:玩笑无益!

chencs

帖子数 : 376
注册日期 : 12-12-16

返回页首 向下

小插曲 Empty 小插曲

帖子  Jiangbaoyuan 于 2013-08-06, 16:43

我们那时候高考分三类即第一类理工科、第二类医农林、第三类文史。考第一、二类同学对史地学习放松能考差不多就可以了,个别同学上历史地理课看小说。有一次上历史课有位同学看巴金的"家",看得津津有味老师走到他跟前全然不知,老师拿起那本小说在下面放一本历史课本,老师揮了揮小说说:"书中自有黄金屋"收走了。

Jiangbaoyuan

帖子数 : 25
注册日期 : 13-01-27

返回页首 向下

小插曲 Empty 小插曲

帖子  Jiangbaoyuan 于 2013-08-14, 17:59

开学第一天老师把大家召集起来,大家互相认识一下。老师浓重南方口音普通话点名,点着点着突然叫"贾宝玉",没有回音继续点:"贾宝玉来了没有"我反应过来可能呌我,随声叫到。老师说:"点名时思想要集中,不要开小差"。这雅名一直跟着我,在同学聚会时叫贾宝玉来了没有,大家隨声哈哈大笑。

Jiangbaoyuan

帖子数 : 25
注册日期 : 13-01-27

返回页首 向下

小插曲 Empty 回复: 小插曲

帖子  guoyulin 于 2013-08-16, 16:00


  
  还是在读初中的时候,一次上地理课,老师讲了地球的经纬度,热带、温带、寒带的划分,赤道、北回归线、北极圈等等。课堂上展开了讨论,谈到了地球自转倾角与四季变化的关系。一位姓段的同学侃侃而谈,谈到某处,突然想不起来该如何用词了,指着讲台上的地球仪下部,有点着急地说:“嗯,就是那个,那个……南边的北极圈!”同学们一听全都笑了。老师笑着说:“你说的不就是南极圈嘛!”段同学自己也释然地笑了。




 

guoyulin

帖子数 : 385
注册日期 : 12-12-04

返回页首 向下

小插曲 Empty 小插曲

帖子  Jiangbaoyuan 于 2013-08-22, 22:11

我们新生接到参加国庆体育方队任务,由解放军天天给我们操练主要练整步走。有位同学总是左脚起手往左甩,总不和大家合拍,解放军军官让他单走没问题,一进队伍就不行而且把其他同学帯乱,只能不让他参加。这位大小伙子哇哇哭起来,轮到谁都会这样,这是政治任务是一种荣誉,当然会这样的。现在年轻人定会好笑,这就是我们年轻时的思想态况。


由Jiangbaoyuan于2013-08-23, 00:19进行了最后一次编辑,总共编辑了1次

Jiangbaoyuan

帖子数 : 25
注册日期 : 13-01-27

返回页首 向下

小插曲 Empty 小插曲

帖子  Jiangbaoyuan 于 2013-08-29, 21:53

春节老同志相聚有位同事说了这样一段话: 小时候大人常说寸金难买寸光阴。长大工作了领导常说要和时间赛跑要跑在时间前面。到中年報上常见时间是金钱。退休了大家在一起常说时间过得太快,一晃就是一天。大家听了深有感触,走到时间尽头。

Jiangbaoyuan

帖子数 : 25
注册日期 : 13-01-27

返回页首 向下

小插曲 Empty 小插曲

帖子  Jiangbaoyuan 于 2013-09-09, 17:26

我在社区医院镶牙,大夫檢查我下面仅剩的三个牙,二个牙还行一个牙根还可以用。大夫要畄下这颗牙,对我说:"三个人干活总比二个人干轻" 傍边那位病友搭腔了:"那个磨洋工怎么办"大夫说:"我不会让他磨洋工的"。遇到这样医生想吵也吵不起来了。配了新牙后大夫叮嘱我一年半以后一定要再查一次。你说这样的医生与病人的关系还能紧张吗?

Jiangbaoyuan

帖子数 : 25
注册日期 : 13-01-27

返回页首 向下

小插曲 Empty 小插曲

帖子  Jiangbaoyuan 于 2013-09-26, 12:21

年轻时一些不经意的事情却永远在脑子里浮现,有一次上班时间乘公交车很挤下面的人往上挤,车上有位哥们讲话了:"別上了我已经成纸片了。"售票员是位小伙子:"还有二位让他们上来,那位大哥为社会主义建设作贡献了。"说话时一臉认真。很多时情记不起了,就这么件小事一直忘不了,人就这么奇怪。

Jiangbaoyuan

帖子数 : 25
注册日期 : 13-01-27

返回页首 向下

小插曲 Empty 小插曲

帖子  Jiangbaoyuan 于 2013-10-02, 19:50

大概1969年国庆我所在工厂接到一个政治任务,晚上狂欢时作工人纠察队,在狂欢队伍前面作一道屏障。怕主席象去年走下城楼到群众中来,为了确保安全作几道人墙,防止往前拥时不会伤到主席。我们下午三点多到广场一字排开,群众逐渐进㘯我们开始紧张起来,不断传来保持高度警惕的指示。主席上城楼开始大家处极度紧张状态,几次传来主席和服西哈努克亲王往下来了,都没下来。最后确认主席走了,军代表开始松了口气,通知大家准备撤。离开广场给每个人发一个面包当夜饭,这一天虽然辛苦但都高兴,毕竟完成一件政治任务。(补充部分没有全登部分)

Jiangbaoyuan

帖子数 : 25
注册日期 : 13-01-27

返回页首 向下

小插曲 Empty 小插曲

帖子  Jiangbaoyuan 于 2013-10-10, 18:43

不知什么原因会漏发!上一篇漏了部分内容今天补上。




  后续跟帖见第2页。




  

Jiangbaoyuan

帖子数 : 25
注册日期 : 13-01-27

返回页首 向下

小插曲 Empty 小插曲

帖子  Jiangbaoyuan 于 2013-10-18, 18:14

六年前一次体检查出前列腺癌住院治疗,一进病房嚇一跳男女混住,为了治病接受现实住下了。住了几天与护士混熟了,提起男女住一个病房是否反映一下改一改,护士长说这样床位周转率最高可以介决更多人住院。我住的六床位病房,旁边一位病友常喊:"尿尿"不上厕所,问他家属他干吗老要尿,他爱人说难受喊:"娘呀!娘呀"最后大夫认为治不了只能回家等缓刑判决书。同一天来了两位病友,一个九十一岁老人也是前列腺癌己经尿血,检查后定治疗方案。另一位女同志肾出问题也需要检查。住在病房二个角床位。夜里老人上厕所回来走到女同志床前定要她起来这是他的床,这么讲也没用直到陪床家属回来把他回自己床位。人老了什么都会出现大家也会凉解。建议男同志一年检查一次psa,只要抽静脉血其结果对前列腺癌很准,我单位査出高的差不多都是前列腺癌。女同志最好一年一至二次做B超查乳腺癌挺淮的。

Jiangbaoyuan

帖子数 : 25
注册日期 : 13-01-27

返回页首 向下

小插曲 Empty 小插曲

帖子  Jiangbaoyuan 于 2013-10-28, 17:48

刚进工厂不会讲普通话,厂子將分配来的学生组织学习要结束了,组织我们学习的师傅因我从开始到现在一直没有发言要我表态。我一开口他就什么也没听懂,只讲了几句一同来的一位同学替我翻译了,比我发言时间长多了。那位师傅总结发言:"刚才那同学下車间以后好好向工人阶级学学普通话,只有会交流了才能更好向工人师傅学习。"下車间不长时间我的话別人都能听懂了,这也祘向工人阶级学习一大收获,这是领导的其中一条评语。

Jiangbaoyuan

帖子数 : 25
注册日期 : 13-01-27

返回页首 向下

小插曲 Empty 小插曲

帖子  Jiangbaoyuan 于 2013-11-05, 21:27

我们这些刚入厂的学生理所当然成为基干民兵,摸真枪也顺理成章的事。 一部分人到靶场实弹射击,跟我们讲了讲射击要领: 要用肩胛骨紧顶枪托否则强大反冲力顶很痛,扣板机时不要呼吸才能打准,到打的时候早就忘了。脱靶的有的是,有几个女同事被枪反冲力痛得不再打了。每人打5发子弹有的靶上出现6、7个洞,解放军还挺滿意我们成绩,他也可交差了。大家高高兴兴坐大卡车回厂。

Jiangbaoyuan

帖子数 : 25
注册日期 : 13-01-27

返回页首 向下

小插曲 Empty 回帖

帖子  张志起 于 2013-11-24, 23:34

蒋宝源师傅是个很有趣的人,聚苯乙烯刚试車的时候我们在一个宿舍住,他中午习惯睡午觉,总拿一本《支部生活》“装模做样”的看,其实看不了两眼就睡了。那时我小,偶尔也淘气,一天蒋师傅又手拿《支部生活》睡着了。我“突发奇想”拿起一把鞋刷子轻轻地换掉蒋师傅手中的杂志,蒋师傅就侧卧身体双手攥着刷子浑然不知的睡着。其他人回宿舍也没发现,等他一觉醒来非常惊讶的咦了一声,两眼郑郑的看着手中的鞋刷子,他每天看书睡午觉的习惯大家都知道今天《支部生活》突然换成鞋刷子了也都一楞,然后放声大笑,蒋师傅也大笑了起来。
蒋师傅是个非常随和的人和我们这帮小孩关系很好,现在说就是没有代沟,夜班没事时还给我们讲故事。他还会"测字算命".,有一天夜班没事,他说张志起我会拆字,你写一个字我给拆了分析可知你的未来。我想难为他,带偏旁部首的字你好拆我给你一个没有的看你怎么拆!于是我写了一个“木”。他看了一会说“你写的这字好,你写的是木,左右一分是“水”,木头轻于水,会浮在水上,你可能将来会遇到大的挫折,但你会平安度过,就象木头浮在水上漂过激流险滩一样。”当时也就一个玩笑没往心里放。当我退休后回想自己遇到几次人生大的挫折都有朋友的帮助平安渡过,有的还因祸得福了,我想蒋师傅测的还挺准。后来我的网名就起了个“木水人”。上次回向阳聚会见到了蒋师傅还特意说了次事他还有印象。祝蒋师傅身体健康,风趣快乐,有机会再向师傅讨教。

张志起

帖子数 : 8
注册日期 : 12-12-18

返回页首 向下

小插曲 Empty 小插曲

帖子  Jiangbaoyuan 于 2013-11-25, 20:02

张志起谈的折字纯然逗着玩的,不要当真人的命运不可能在一字上反应出来。所谓准也是巧合,有人在佛面前许愿可能真的实现了,不能说佛显灵了,只是巧合而已。刚进厂到車间劳动锻炼,师傅上夜班犯困测字提提大家精神。他们写一字来算命,連玩三人他们都讲准,可把我吓坏了,在那个年代这是宣扬封建迷信不是找亊吗?从此再也不提了。

Jiangbaoyuan

帖子数 : 25
注册日期 : 13-01-27

返回页首 向下

小插曲 Empty 小插曲

帖子  Jiangbaoyuan 于 2013-12-04, 17:16

我们进厂后听过时传祥的亊跡报告,大家知道他是全国劳模。让我们这些新进的青年体检他的工作,跟班掏大糞我被挑中的一个。第二天大卡车前门附近,分成几个小组由一个师傅带着到居民居住大院掏糞坑。我们背诵糞桶运糞,一走糞就晃溅脖子头上全是。结束以后回厂赶快洗澡洗衣服,一个同事问我们糞是什么味道,没有人回答他说是咸的。党委书记在会上总结身上髒了思想干净了。这是我们年轻时就是这样做思想工作的,敎育出一批单纯的年青人。

Jiangbaoyuan

帖子数 : 25
注册日期 : 13-01-27

返回页首 向下

小插曲 Empty 善意的玩笑

帖子  zhangyanbao 于 2013-12-10, 14:05



善意的、不伤大雅的玩笑

  近日,我的初中同学给我转发一篇文章,作者1947~1953年在师大女附中学习,她的记忆力很好,文笔也很流畅,文章对多位任课老师进行了详细的描述(外表、气质、讲课特点等等),也回忆了她们当时是怎么跟老师“捣乱”的,下面就是一例:

  解放后的教导主任是丁丁先生。他很严肃,却压不住我们没事儿捣捣乱的积极性。大约在1952年,一天放学后,我们五六个同学来到西单的新华书店。正对门口的摊位上,一本儿童读物吸引了我的全部注意力,忙唤那些同学。大家一看不约而同笑出声来,那本书的标题是《丁丁游历北京城》。如获至宝,当即买下。次日课后,同学们相约来到先生家,郑重其事地说:“列宁教导我们‘学习学习再学习’,我们送您一本特别适合您的书。”不由分说把书塞给了他。看了书名,他笑了。有人提示:“请看我们的赠言。”扉页上的是:“如果丁丁看不懂,就让丁宁讲给他听”,丁宁是丁丁先生的儿子,时年三四岁。先生笑得说不出话来,只是用手指点着们。此番捣乱后,先生被我们“改造”的不那么严肃了。
   
  从她的回忆中,可以了解当年的师生关系是多么融洽。可能很多女附中同学都不认识丁丁,他是胡志涛校长的丈夫,中四一班胡依年的父亲。

  这些学生当年和先生开玩笑,就是善意的、不伤大雅的玩笑,而且丝毫没有贬低老师的意思。现在,我不喜欢相声、脱口秀之类的,就是觉得语言比较肤浅,而且总要贬低别人,不好说别人,就说“我老婆”“你父亲”之类的,他们就想不出别的了?



zhangyanbao

帖子数 : 33
注册日期 : 12-12-18

返回页首 向下

小插曲 Empty 回复: 小插曲

帖子  guoyulin 于 2013-12-11, 01:23


  
张延宝提到的这篇文章的名字叫《沧海桑田女附中》,作者是孙昌龄。这篇文章可在下面的网页上看到:

http://szb.bjedu.cn/jysh/2011-07-15/7754.html


  .

guoyulin

帖子数 : 385
注册日期 : 12-12-04

返回页首 向下

小插曲 Empty 小插曲

帖子  Jiangbaoyuan 于 2013-12-12, 17:30

见到我的题目组长聊起她的老年痴呆,每天晚上有喝牛奶习惯。把奶倒在鍋里准备热奶,电话铃响了接了电话回来鍋里奶没有了。很奇怪明明倒了怎么不见了,回头一看装垃圾口袋外边地下白花花一片。嗨!全在垃圾袋里了。

Jiangbaoyuan

帖子数 : 25
注册日期 : 13-01-27

返回页首 向下

小插曲 Empty 小插曲

帖子  Jiangbaoyuan 于 2013-12-17, 21:07

脂溢性皮炎总治不好,有一次看到介绍 解放军某医院专家对该病有独到之处,滿怀信心挂了她的专家号。该我看病了,把我的病情说了一下。她说:"洗头的药水我们这里没有了,只能开点吃的药"我说:"洗头药水不太有用,现在又开始有了"。她说:"好多了"。我说:"主任,您怎么知道好多了"。没有理我对我说:"你有过敏性鼻炎"我很奇怪问:"您怎么知道的"。她指了指电脑: "这里写着哩,给你开点喷的药水吧"。心想自己正经药不备,不关你的药倒有。这样的大夫让我说什么好!这样医患关系能好得了。她还帯了两个研究生这样会把学生帯到哪里去。

Jiangbaoyuan

帖子数 : 25
注册日期 : 13-01-27

返回页首 向下

1页/共2 1, 2  下一步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