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告别

向下

神秘的告别 Empty 神秘的告别

帖子  wuke 于 2013-03-15, 19:34

  
神秘的告别
——写在进厂44周年之际

2013.3.15

吴克

  说起来,我离开向阳是一件很蹊跷的事。
  73年5月,那一年我20岁。有一天机修车间的领导突然通知我谈话,见面后就单刀直入,拿出一纸调令,宣布高亚平和我被上调到燃化部保密组。我当时大脑一片空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随后我就找领导问,为什么调我走。领导说,你知道什么叫“上调”吗?这是工作需要,你要服从分配,你难道不觉得这是好事吗?我在向阳四年,是个胸无大志、平淡求生的人。按照当年的见识,觉得只有向阳最能安身,此生归宿唯向阳而已,有点像刚刚破卵而出的小鸡小鸭,见到第一眼不管是谁,就把她当妈妈,形影不离地尾随着。一说要离开向阳,离开这么多熟人的集体,心里就有一种莫名的凄凉、孤独和恐惧感,和领导说的所谓“好事”一点都不合拍。尽管我流着眼泪恳求领导留下我,但无济于事,最终还是打上行李回城了。别人也许还会羡慕,而我却真的格外沮丧。
  到了燃化部,才知道所谓保密组就是部里的机要印刷组,涉及全国石油、化工、煤炭的产量日报表是每天排版印刷装订的主体,此外就是大量的会议简报、工作报告之类。我和高亚平住在同一间宿舍,两张床、两只桌子、两把椅子。这是一座招待所式的宿舍楼,三层高,每层中间是过道,两侧是房间,我们住在一层,只有一扇北窗户,终年不见阳光。顺便说,76年地震时,身高1米88体魄魁梧的高亚平就是从这扇窗跳出去的。我在这间宿舍住了六年。高亚平是个寡言少语的人,偶尔聊天说的都是燃化部的事,每次我把话题转到厂里,他似乎都不愿多谈。而我却对向阳情有独钟,发呆的时候总是不知不觉想起向阳和向阳人。我离厂前,宣传队杨杰生师傅看我泪眼婆娑的样子怪可怜,破例把厂里新买的一支长笛交给我。这支长笛陪伴我差不多三年,75年才交还厂里。除了这支长笛维系着我和向阳的联系之外,就是每天都能看到的生产报表中有关东炼及各化工厂的生产数据。74年的那场灾难震惊了整个燃化部。在事后的报告中,我读到了对事故粗线条的描述。
  75年秋天,我和高亚平有机会搭部里的车回到向阳匆匆走了不到两小时。当时只去了木工车间,见了鲁玉华、孙裕亭及几位师傅,从机修大车间外走过,居然连一个熟人都没看见,当时是上班时间,我虽然专门去主厂区沿着马路走了一圈,也没有时间进去看,自然也没见到熟悉的面孔。回城的路上很觉怅然失落,有一种被分隔的距离感。尽管如此,旧景往事依然历历在目。
  77年我做了一年的准备,78年考上人民大学,结束了我在燃化部的经历。这期间,燃化部被分切成石油化工部和煤炭部。热恋中的高亚平分到了煤炭部,我留在了石化部。但我和高亚平仍然住在同一间宿舍里没有改变。为了照顾高亚平和他的部机关打字员恋人约会,我搬进了部机关大楼的地下室里住了一年多,刚好用这段时间自习高中文化课。直到我被人大录取,一向寡言少语、深藏不露的高亚平才向我揭开了调离向阳的谜底。原来,高亚平的父亲对高亚平在京郊工作一直不太满意,想把他弄回城里。以其在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工作之便,终于让燃化部办公厅(当时叫办事组)的人帮忙,促成了工作调动。为了不引起注意,高亚平的父亲让高亚平选择一个人随他一起调动。于是,高亚平选中了我。我就是这样作为高亚平的掩护和搭配而调进燃化部,重回市区的。直到六年之后,我才恍然大悟我神秘离开向阳的原因。高亚平后来的生活、事业都很成功,当了煤炭部房管处处长,生了一个儿子。只可惜我上学后没再联系他,以至于98年他突发心脏病不幸离世我都未知,这一噩耗还是耿小平通知我才得以去八宝山送了他最后一程。愿亚平在天之灵安息。
  人的命运有时候真的会发生很偶然的转折,并不都是可以自己把握的,阴差阳错在人的生命历程中时有发生,常常会戏剧化地改变我们的人生轨迹。我在向阳只有短短的四年,然而正是这四年的记忆如此深植脑海。因为那是一个特殊的年代,我16岁穿上工作服,踏上自立的人生之路,这个烙印是平生最新鲜、最深刻、最坚固、最持久的心痕。此后的四年,向阳拥抱了我,前辈拥抱了我,战友拥抱了我。我不知道别人有什么样的触动和反应,毕竟向阳于我,的确意味着不曾体验的温暖。在这四年之后的四十年的人生经历证明,那是不可替代的温暖。因为,那样的温暖不在肌肤,不在感官,只在心里。当我跨越四十年的时空寻觅青春的时候,我发现四十年经历的人和事似乎都寡有回味的价值甚至黯淡无光,唯有四十年前的那个人生起点才长久地闪亮着熠熠生辉。
  

  

  

  


wuke

帖子数 : 4
注册日期 : 13-01-07

返回页首 向下

神秘的告别 Empty 回复: 神秘的告别

帖子  danyang 于 2013-03-16, 18:55

“按照当年的见识,觉得只有向阳最能安身,此生归宿唯向阳而已,有点像刚刚破卵而出的小鸡小鸭,见到第一眼不管是谁,就把她当妈妈,形影不离地尾随着。”
“那是一个特殊的年代,我16岁穿上工作服,踏上自立的人生之路,这个烙印是平生最新鲜、最深刻、最坚固、最持久的心痕。此后的四年,向阳拥抱了我,前辈拥抱了我,战友拥抱了我。我不知道别人有什么样的触动和反应,毕竟向阳于我,的确意味着不曾体验的温暖。在这四年之后的四十年的人生经历证明,那是不可替代的温暖。因为,那样的温暖不在肌肤,不在感官,只在心里。当我跨越四十年的时空寻觅青春的时候,我发现四十年经历的人和事似乎都寡有回味的价值甚至黯淡无光,唯有四十年前的那个人生起点才长久地闪亮着熠熠生辉。”
吴克兄写的那些充满感情的话,我感同身受,也表达了我的想法。
我在向阳厂如果算上中间上“大学”三年,一共九年。九年足够长,心痕足够深,这样的人生起点足耐人回味和回顾。可以说,它影响了我的一生。
几天前我还做了个梦,梦到厂里要把我从车间调到团委工作(我在教育科当过团支部书记),我一想,年纪大了,团的工作应当让年轻人干,于是要求去工会工作;再一想,我都已经是退休年龄了,于是就要求专做退休老工人的工作。正摩拳擦掌计划着如何干,醒了。醒来方知是一场梦。次晨,当我向我爱人“痴人说梦”后,他直笑我。可以说,向阳情节伴随了我的一生。

danyang

帖子数 : 93
注册日期 : 12-12-17

返回页首 向下

神秘的告别 Empty 回复: 神秘的告别

帖子  夏智道 于 2013-03-17, 22:41

读吴克神祕告別向阳的回憶,确有对向阳那段生活同感。我这生调动单位六个,唯有向阳十年经历印象最深,老苯天空能凝聚这么多人,好象有一种神祕的凝聚力,是人间"真情"吧!我喜欢听吴克人生传奇故事,望能继续发表!

夏智道

帖子数 : 74
注册日期 : 12-12-15

返回页首 向下

神秘的告别 Empty 这真是一个离奇的经历

帖子  wangqingfu 于 2014-01-06, 10:57

“有点像刚刚破卵而出的小鸡小鸭,见到第一眼不管是谁,就把她当妈妈,形影不离地尾随着。”吴兄说得非常形象!我们都有同感。

wangqingfu

帖子数 : 1
注册日期 : 14-01-06
年龄 : 69

返回页首 向下

神秘的告别 Empty 回复: 神秘的告别

帖子  qiling 于 2014-01-21, 15:55

wangqingfu 写道::“有点像刚刚破卵而出的小鸡小鸭,见到第一眼不管是谁,就把她当妈妈,形影不离地尾随着。”吴兄说得非常形象!我们都有同感。
“我16岁穿上工作服,踏上自立的人生之路,这个烙印是平生最新鲜、最深刻、最坚固、最持久的心痕。” 我虽在向阳只呆了3年,但在后来的年月中无论走到哪,都有如前所说的同感,向阳好像永远是我的家。

qiling

帖子数 : 2
注册日期 : 14-01-03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