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的碎片--年货

向下

记忆的碎片--年货 Empty 记忆的碎片--年货

帖子  宏彬 于 2013-01-20, 12:56


记忆的碎片──年货


  进了腊月门,“年”的味道就越来越重了。商家们都利用过年这个机会,绞尽脑汁想方设法地从消费者口袋里掏钱。各大商场、各类超市大都张灯结彩,各种商品广告、打折促销信息铺天盖地,生意做得红红火火。忙碌了一年的人们,无论是富裕小康的还是温饱贫困的也都开始准备年货。说句心里话,时下市场供应还真是丰富,无论是吃的、穿的还是用的,各种品质、档次、价位的商品应有尽有,较之我们年轻的时候那种物资供应紧缺、商品凭票证配给的状况可谓大相庭径天上地下了。
  记得那是8.21事故的前一年冬天,我还在苯酚车间二大班工作。为消除上夜班的困意,我与张守志斜靠在吸烟室里天南地北的闲聊。他突然不胜遗憾地感叹道:“又不能在家过年了”。“那能怎么办?向家里交钱呗”我有一句没一句的应对着。“没意思,你哪个月不交钱?和没过年有什么区别?要不咱们换个招儿──给家里买年货吧。”这句话把瞌睡全都赶跑了。从那天以后,在剩下的几个夜班和白班里,我们不断回忆家里过年都吃些什么,兴奋的策划着买什么、到哪买(那时确实缺嘴,在策划案中根本没有考虑穿和用),并且相约年货买回家以前先不告诉爸妈,一定要给他们一个惊喜。
  回城休息的第二天,我俩随着西单菜市场开门以后的第一批人流涌向售货柜台,就连加塞、插队、争执都带着莫名的喜悦。当我提着大包小包的物品出现在妈妈跟前,得意洋洋地告诉她这是给家里买的年货时,妈妈的眼圈红了却又洋溢出一脸幸福的笑容。那两天,我时常听到她向邻居炫耀儿子买回的年货,也时常听到邻居们对我的夸赞。休息的第三天,我们必须赶中午的长途汽车回车间上中班。妈妈早早做好了我爱吃的百叶结烧肉和红烧墨斗鱼,坐在桌前看着我一口一口的吃。“妈,还有几天才过年啊。”“我儿子在家才叫过年。”
  这就是我人生中第一次为家里买年货。人生如白驹过隙,不知不觉间我却老了。每到岁末年初、每当鞭炮声响起总是勾起我对已故父母和已故挚友的思念。愿他们在天国一切安好。




宏彬

帖子数 : 9
注册日期 : 12-12-14

返回页首 向下

记忆的碎片--年货 Empty 回复: 记忆的碎片--年货

帖子  guoyulin 于 2013-01-20, 17:41


  
陈宏彬 1月20日 11:56 写道:: ……当我提着大包小包的物品出现在妈妈跟前,得意洋洋地告诉她这是给家里买的年货时,妈妈的眼圈红了却又洋溢出一脸幸福的笑容。……

  当我看到上面这句话时,眼圈一下子红了。这就是亲情,沁人心脾的亲情的体现。一切都在不言中……
  

  



guoyulin

帖子数 : 385
注册日期 : 12-12-04

返回页首 向下

记忆的碎片--年货 Empty 回复: 记忆的碎片--年货

帖子  zhangyanbao 于 2013-01-22, 21:36

我也记得那时因为三班倒,很少在家过春节,有一年是除夕下午乘6点40分长途汽车,到房山下车,再走一小时,回去上夜班,还有一年是年初二回家,除夕上中班,陈斐书记到各个岗位看望值班的员工。那时,也觉得不能回家过春节很平常,又不是我一个人这样。而且当带班长的人,尽量安排其他人回家。有一年春节,我上夜班,犯困的时候就穿上大棉袄,拿个大手电,到还没开工的蒸汽喷射制冷装置去巡视。现在想想,当时胆子也够大的。不过,那时治安状况确实好。
提到买“年货”,我又想起那时我跟大家凑热闹,买些核桃、山里红,休息时带回家。
几十年过去了,那段时光很让人留恋。

zhangyanbao

帖子数 : 33
注册日期 : 12-12-18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